• 1

    摩纳哥

    日程: 1月19日(周四)~22日(周日)
    路面: 柏油
  • 2

    瑞典

    日程: 2月9日(周四)~12日(周日)
    路面:
  • 3

    墨西哥

    日程: 3月9日(周四)~12日(周日)
    路面: 砂石
  • 4

    法国

    日程: 4月6日(周四)~9日(周日)
    路面: 柏油
  • 5

    阿根廷

    日程: 4月27日(周四)~30日(周日)
    路面: 砂石
  • 6

    葡萄牙

    日程: 5月18日(周四)~21日(周日)
    路面: 砂石
  • 7

    意大利

    日程: 6月8日(周四)~11日(周日)
    路面: 砂石
  • 8

    波兰

    日程: 6月29日(周四)~7月2日(周日)
    路面: 砂石
  • 9

    芬兰

    日程: 7月27日(周四)~30日(周日)
    路面: 砂石
  • 10

    德国

    日程: 8月17日(周四)~20日(周日)
    路面: 柏油
  • 11

    西班牙

    日程: 10月5日(周四)~8日(周日)
    路面: 柏油/砂石
  • 12

    英国

    日程: 10月26日(周四)~29日(周日)
    路面: 砂石
  • 13

    澳大利亚

    日程: 11月16日(周四)~19日(周日)
    路面: 砂石

    2017年WRC 第1站 蒙特卡洛(摩纳哥)

    预览 简报 第1天 第2天 第3天 第4天

    时隔18年重回WRC
    以万全体制向传统的蒙特卡洛拉力赛首场比赛发起挑战

    时隔18年后,TOYOTA GAZOO车队终于将在1月19日(周四)的蒙特卡洛拉力赛开幕战中迎来FIA世界拉力锦标赛(WRC)的复出之日。通过赛车运动从而制造更好汽车的理念为宗旨,在复出的第一年,丰田以学习为目迎接第一站比赛。车队由曾在WRC四次夺冠、并在蒙特卡洛站4次夺冠的托米・马基宁率领,并由世界屈指可数的优秀拉力赛车手亚利马迪・拉特巴拉(10号车)和经验丰富的由荷・哈恩尼宁(11号车)驾驶Yaris WRC赛车,他们将在激烈竞争中不断锤炼车辆,积累开发经验。

    被称为拉力赛发祥地的蒙特卡洛,今年是第85次举办此项赛事,此外,由于2017年新一代的WR车,比赛也进入了新的时代。
    总赛程约380km的蒙特卡洛拉力赛是最棘手的拉力赛之一,天气和路面状况变幻莫测,轮胎选择和车辆调试、设置难度相当大,所以赛前路面状况报告组的信息极为重要。比赛将于1月19日(周四)18:11在摩纳哥卡基诺•蒙特卡洛前广场开赛,当日有2个夜晚赛段将在阿尔普・德・奥特进行。20日(周五),最长的(约160km)赛段在等待着车手,21日(周六)从加普向摩纳哥移动的同时,在5个山岳地段展开竞赛。比赛将持续到1月22日(周日),并于当日下午3:00在摩纳哥王宫前举行颁奖仪式。

    车队总代表 丰田章男 (摘要):

    我们迎来了丰田重返WRC之路的日子,以托米・马基宁为首的车队各位同仁,是为了制造更好汽车而走到一起的丰田汽车公司的各位同仁,及赞同我们想法的伙伴们,还有声援我们的车迷朋友们,与众多的伙伴们一起,向着制造更好的汽车为目标,我们终于开始了“丰田新的旅程”。

    车队代表 托米・马基宁:

    蒙特卡洛拉力赛是瞬息万变的,因此我认为以放松、灵活的姿态挑战是很重要的。对车辆反复进行开发、改良的过程非常重要,正像丰田所说的“改善永无止境”那样,我希望通过参赛继续追求制造更好汽车。

    图:(左起) 米卡・安提拉、亚利马迪・拉特巴拉   图:(左起)卡依・林德斯特罗姆、由荷・哈恩尼宁亚利马迪・拉特巴拉(Yaris WRC 10号车车手):

    我们做了4天雪地测试、1天砂石路面测试、7天柏油路面测试共12天的行走测试实施改善。我们今年是为开发而学习的一年,首先要以跑下全程为目标,希望到赛季一半时我能开始把目光投向领奖台。

    由荷・哈恩尼宁(Yaris WRC 11号车车手):

    通过试车我对Yaris WRC车有了非常好的感触,不过比赛中会发生什么很难预料,并且上次参赛以后时间也过了很久。托米・马基宁使我们的团队有了像家人一样的气氛,大家一边拼命工作,一边笑声不断。包括我在内,大家都暗自盼望着这个开始的时刻。

    车队总代表 丰田章男致辞(全文):

    丰田迎来了重返WRC道路的日子。
    在我做决定的时候听到的都是来自热情的车迷们的声音:
    “希望丰田回到WRC……回来吧……”
    并且我满怀对伟大的先人们的感谢之情,
    这些我在去年年末的发表会上就曾对大家说过。
    在发表会前,我们定下来另一位将手握Yaris WRC方向盘的车手,他就是亚利马迪・拉特巴拉。

    我和他在2014年芬兰拉力赛时偶然相遇并交谈过,那时他是大众汽车的车手。他拿出手机,给我看他第一次驾驶拉力赛车辆“Corolla GT”,还有他初次实战体验过的WR车辆“Corolla WRC”的照片,并告诉我他非常想加入丰田。我感觉他不像是在对那个作为丰田社长的我说话,而是在对一个同样喜欢汽车、很喜欢丰田的我说话。当时我并没想到丰田会复出WRC,更想不到他会是驾驶我们车辆参赛的伙伴。当我眼前浮现出他听到决定和同他签约时的表情,感觉真有一种不可思议的缘分。前些天他从测试地点赶过来参加体制发表会,会上他引用我们的话说“Let’s make “ever-better rally car”(让我们制造更好的拉力赛车吧!)。”听说后来他在实际试车中为了让Yaris变得更棒而提出不少建议,一天天精心磨炼着车辆。他说“我又回丰田啦!”,我也说了“欢迎回到丰田!”。面临WRC首站蒙特卡洛拉力赛,我的感觉是有了他我就更加自信了,我是那样急切盼望着他的到来。

    从开始开发就一直在改良Yaris WRC并对Yaris最了解的车手尤荷・哈恩尼。
    驾驶丰田车全力以赴的,曾有过多次WRC夺冠经历的利马迪・拉特巴拉。
    他们的搭档卡依・林德斯特罗姆和米卡・安提拉。
    他们4位将驾驶托米・马基宁率领的团队所打造的Yaris WRC疾驶赛场。

    为了制造更好汽车而走到一起的丰田汽车公司的各位同仁,
    赞同我们的想法,一起并肩奋斗的伙伴们,
    还有声援我们的车迷朋友们,
    与众多的伙伴们一起,向着制造更好车辆的目标,
    我们终于开始了“丰田新的旅程”。

    我们是不喜欢认输的。
    所以我们当然不想输。
    但这也不是个简简单单就能获胜的世界。
    不过,只要有大家的支持,那就一定会化成给予车队、车辆和车手的巨大力量,朋友们,请为丰田挑战WRC加油,请多多关照!

    丰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取缔役社长
    TOYOTA GAZOO Racing World Rally Team总代表
    丰田章男

    丰田在时隔18年的WRC复出赛上荣登奖台
    踌躇满志,誓于后12站的比赛中全力拼搏

    这是时隔18年的WRC复出赛。蒙特卡洛・拉力赛对于丰田来说,并不单单是系列赛中的一站。这是在WRC中历史最悠久的拉力赛,车手们都想在这里出场,哪怕只有一次,并憧憬着能站到冠军领奖台。但是想要在蒙特卡洛力压群雄绝非易事,即使是世界冠军,也有很多车手直到退役也未能实现在蒙特卡洛夺冠的梦想。


    然而,TOYOTA GAZOO Racing的WRT车队代表托米・马基宁在1999年至2002年期间连续4年在蒙特卡洛夺冠。

    他说:“没有比蒙特卡洛更难搞清前方情况的拉力赛了,极易出错的路线、时刻变化的天气和路面条件以及如何为此选择轮胎,实在很难,这是特殊的拉力赛!”

    对蒙特卡洛了如指掌的马基宁因此对TOYOTA GAZOO Racing WRT在蒙特卡洛的初赛持谨慎期待。在工程师和车手的努力之下,Yaris WRC经过很短时间的开发便达到了能够投入实战的水平,但毕竟是从零开始开发的车辆,谁也不知道它在正式拉力中到底能发挥出怎样的性能,并且意外情况也随时可能发生。另外,开发测试中有很多时间用在了砂石路面上,而针对蒙特卡洛的柏油路面的调试校验不够充分,而车队也不得不在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投入比赛。

    但Yaris WRC在开赛后很快就发挥出了能够竞争高排名的速度。在SS2赛段,同时担任开发试车手的由荷・哈恩尼宁排到了第3个出场计时,并且在第一天的比赛中就得到了超过车队预计的总分第3的成绩。第二天,Yaris WRC同样保持着高速,不仅是哈恩尼,连亚利马迪・拉特巴拉也持续稳定发挥。虽然总分已在第3的哈恩尼宁在SS5赛段冲出道路并退赛,但拉特巴拉上升到了总分第4的位置,为确保跑完全程他稍微控制了速度,并在SS7赛段排到了第3个出场计时,稳步地提高着速度。

    今年的蒙特卡洛白雪蔓延的部分很多,即使是干燥的柏油路段,背阴处还是冰雪残留,道路条件相当棘手。然而拉特巴拉稳健驾驶,攻下了道道难关。他笑着说:“我感觉WRC Yaris是越跑越容易操控的车辆,根本不用做大的调整设置,只要一点点微调就能跑得更好”。

    拉特巴拉和他的Yaris WRC在第3天强势依旧,领先的车手中也有人遭遇意外和故障,拉特巴拉的Yaris WRC传感器系统也带有小的故障,但影响不大,结果他上升到了总分第3位。驾驶修复后的车辆再次出场的哈恩尼宁跑到了总分第16的位置。2台Yaris WRC齐聚摩纳哥的帕尔克菲而美,为本站最后一天的比赛做好了准备。

    以摩纳哥为基点的第4天的SS赛段合计约50km,虽然很短,但蒙特卡洛拉力到底最后会发生什么却无法预测,过去很多选手在最后一刻发生意外或故障,结果饮咽而归。正因如此,两位车手慎重有加,均以跑下全程为原则。最终幸运之神站在了拉特巴拉一边,跑在第2位的对手引擎发生故障,拉特巴拉上升第二位,在时隔18年的WRC复出赛并且是Yaris WRC初次亮相的比赛中,丰田意外地摘得亚军。另外,哈恩尼宁获得积分并在激烈攻坚的最后强力冲刺赛段中排到了第3个出场测时,这再次证明了Yaris WRC是具备争夺前三名实力的赛车。

    “初战就获得亚军,这在赛前连想都没有想过,我从心里感谢开发出这样出色车辆的团队!”亚利马迪・拉特巴拉说到。马基宁说:“亚利马迪顶着传感器故障没准会引发抛锚的巨大压力,他干得很出色。由荷・哈恩尼宁也让我们看到了能与排名靠前的对手争锋的速度”,他称赞了车手们的活跃表现。TOYOTA GAZOO Racing WRT工作人员们以放心而满意的神情迎接着Yaris WRC和车手的归来。

    “作为‘制造更好的汽车新旅途的开始’,WRC初战就得到亚军,都是因为大家的支持。但我们也看到了与冠军车队的差距,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四天来始终注视比赛的车队副代表嵯峨宏英,在喜悦中对车队和车辆做了冷静分析,并会加速车辆的开发工作。

    对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来说,2017年WRC虽然首战告捷,但目标还很遥远。过程中时常会艰辛时刻,但全体成员因为能在蒙特卡洛拿到亚军而士气高涨,并面向之后的12站比赛全力拼搏。

    WRC第1战 蒙特卡洛・拉力赛 第1天

    比赛从摩纳哥卡基诺广场开始,由荷・哈恩尼宁驾驶Yaris WRC在今天的SS赛道上取得了第三位

    1月19日(周四),2017年FIA 世界拉力锦标赛(WRC)的开幕战,即蒙特卡洛・拉力赛于下午6点过后在摩纳哥中心地区开赛。在夜间进行的SS 2(第2个赛段)的比赛中,由荷・哈恩尼宁驾驶 Yaris WRC第3个出场,并以总分第3的成绩结束了第一天的比赛。另外,SS 1(第1个赛段)由于突发事故而被取消。

    蒙特卡洛拉力赛,在离拉力赛中心的间隔服务园地东南方向300多公里的摩纳哥卡基诺广场开幕。在庄严而华丽的气氛中,2台Yaris WRC赛车向着新的舞台发起挑战。开幕式后,车手们向法国的山中移动,虽然原本预定为2条夜间赛段,但由于SS1突发事故被取消,SS2就成了实际上的开场赛。亚利马迪・拉特巴拉第9个上场,由荷・哈恩尼宁的赛车安装着与路面柔软咬合的轮胎第3个出场,TOYOTA GAZOO车队的两名车手顺利地跑完了第一天的比赛。



    WRC第1战 蒙特卡洛・拉力赛 第2天

    冲过艰难赛段,亚利马迪・拉特巴拉冲上总分第4

    1月20日(周五),2017年FIA世界拉力锦标赛(WRC)的开幕战蒙特卡洛•拉力赛第2天的比赛以法国GAP为中心展开,TOYOTA GAZOO车队的亚利马迪・拉特巴拉赛后总分排名上升到了第4。不过在比赛初盘,总分已经排在第3的由荷・哈恩尼宁因事故造成悬架破损而无奈退赛,明天他将再次出场。

    蒙特卡洛•拉力赛的第2天在GAP的服务园地北侧区域的6条共160.80km的SS赛段展开比赛,虽然基本都是铺装道路,但路面却不断有干、湿、冰、雪等各种变化,因此对轮胎的抓地力有很高的要求。

    前一天结束时总分排在第9位的拉特巴拉,虽然出现了小的故障以及打转等,但他仍然渐渐提升速度和名次,最终以总分第4的成绩结束了第2天的比赛。另一位选手哈恩尼宁在上午的SS4结束时已是第三,可以登上领奖台,但在SS5赛段中由于刹车失误导致撞树,左前悬架受损而遗憾退场。不过损伤很小,车队将进行修复,哈恩尼宁明天也将再次出场。



    WRC第1战 蒙特卡洛・拉力赛 第3天

    亚利马迪・拉特巴拉势头不减,暂时以总分第3获得了登上领奖台的机会

    1月21日(周六),2017年FIA世界拉力锦标赛(WRC)的开幕战蒙特卡洛•拉力赛的第3天比赛仍以法国GAP为中心展开,TOYOTA GAZOO车队的亚利马迪・拉特巴拉(Yaris WRC)赛后总分升至第3。昨天中途退赛的由荷・哈恩尼宁(Yaris WRC),驾驶修复的赛车再次出场,虽然在最后SS赛段中爆胎,但仍跑在了总分第16的位置。

    比赛在GAP服务园地南侧地区的5条共121.39km的赛段中进行,GAP周边天气仍旧晴朗,但柏油路上时常出现湿漉漉的路面,背阴之处更是冰雪残留,变化莫测。然而拉特巴拉势头不减,总分比昨天上升了一个位置进入第3。另外,昨天退赛的哈恩尼宁的车辆经过技师们的完美修复,今天势头强劲,名次不断攀升,可惜在最后的SS13赛段中遭遇爆胎,换胎作业大大耽误了时间。


    WRC第1战 蒙特卡洛・拉力赛 第4天

    亚利马迪・拉特巴拉获得亚军,丰田在WRC复出赛中站上了摩纳哥领奖台

    1月22日(周日),2017年FIA世界拉力锦标赛(WRC)的开幕战蒙特卡洛•拉力赛的第4天,即最后一天的比赛以摩纳哥为中心举行。TOYOTA GAZOO车队的亚利马迪・拉特巴拉(驾驶Yaris WRC)获得第2名。由荷・哈恩尼宁(驾驶Yaris WRC)排名第16跑完全程。时隔18年的WRC复出赛中,TOYOTA GAZOO车队在厂家车队排名榜排到了第2位。

    比赛是在摩纳哥以北广阔的法国山岳道路中展开,原本要在两条道路中各进行2次比赛,4个SS赛段合计为53.72km,本来就已经很短, SS16赛段还因为无法确保观众安全而被取消,所以实际只在3条赛段中进行了比赛。

    蒙特卡洛•拉力赛的最后一天总会发生许多事情,特别是丘利尼山巅这一险关,是很多拉力高手都曾发生过退赛的戏剧性赛段。因此TOYOTAGAZOO 车队成员始终高度精神集中,全力驾驶,加上处于第2位置的对手车辆发生故障,所以拉特巴拉比昨天又上升了一个位置,因此丰田在WRC复出赛的第一站比赛中获得了亚军。

    另外,由荷・哈恩尼宁在指定的最后强力SS赛段中第3个出场,最终他也欣喜地获得了车手积分。第2天中途退赛所造成的大幅落后在他后来令人印象深刻的疾驶中渐渐回复,最终他以总分排名第16的成绩跑完了所有比赛。



    2017年WRC 第2站 瑞典

    简报 第1天 第2天 第3天 第4天

    从WRC复出后的第2站比赛胜利中,看到希望的同时发现了今后的课题

    “制造更好的汽车”才刚刚开始

    对于在芬兰设置了开发基地的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来说,瑞典・拉力赛可称为第二家乡的赛事。这不仅因为芬兰与瑞典接壤、比赛区域地形相似、在季节方面又都是冬夏相反,而且两国的拉力线路中还有很多共同之处。在森林高速线路中急而连续的弯道,对车辆的稳定性、发动机性能以及车手技术、经验的要求都相当高。

    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的车手亚利马迪・拉特巴拉过去曾在瑞典・拉力赛中3次夺冠,而车队代表托米・马基宁WRC生涯中的24个冠军也有3个是在瑞典获得的,对于他们而言,参加瑞典・拉力赛和在祖国比赛同样让其兴奋。

    为迎接今年的瑞典・拉力赛,拉特巴拉和哈恩尼南在芬兰进行了数日的开发测试,在雪路上的Yaris WRC如同滑冰者般轻快自如,这使他们对正式比赛信心倍增。但Yaris WRC仍是开发中的车辆,现在还不能期望过大。车队与在开幕赛的蒙特卡洛・拉力赛时一样,以慎重的心态对待比赛,具体目标是拉特巴拉进入前5名。

    拉力赛于2月9日(四)开赛,当日在卡尔斯塔德赛马场举行了首场超级SS比赛。坚冰覆盖的道路极易打滑,而在很近处还有混凝土障碍物,所以不允许有丝毫失误。为此,拉特巴拉面对第一天的比赛极为慎重,但结束时一看,是拿到了第一。这对丰田来说,是相隔18年后的初次胜利,虽然是短距离赛段,但证明了Yaris WRC在冰上也具有充分的潜力。

    第2天,赛场转移到了森林舞台,并且是在瑞典与其邻国挪威两国举行。线路覆盖着坚冰和新鲜柔软的白雪,这对第2个出场测时的拉特巴拉来说,行走条件略为不利,但他在前几条赛道中都跑在了前3名以内,并且在SS4赛段第2次领先,但相比因晚出场而行走条件较好的车手提埃利・努比尔来说速度略慢。在第2天比赛结束时,他与第一名相差28.1秒暂时排在第2。他的队友哈恩尼南在比赛中沉着冷静,但在SS5赛段中车辆失控撞上了路旁的树木,与第一站比赛时所发生的一样退出了比赛。

    第3天开赛时,拉特巴拉考虑到防滑钉轮胎的快速磨耗而装载了2条备胎投入了上午的比赛,由于车辆比只带1条防滑轮胎的对手车辆重而损失了不少时间,但是他的防滑钉轮胎表现得很耐用,于是在下午的SS中他减去了1条备胎,虽然负重减轻了,但为了挽回损失,拉特巴拉的猛烈攻击又增加了防滑钉轮胎的磨耗,暂时处于总分领先的努比尔在当日最后的超级SS赛段中忽然发生碰撞而大大延迟,结果已经不抱希望拿下第一的拉特巴拉站到了第1位,而第2位的车手与他只相差3.8秒。

    对疾速行驶的努比尔,这次拉特巴拉完全无法迫近。他说:“努比尔跑得非常好,发生那样的事情太遗憾了!因为我自己也有过同样经历,所以非常能够感受他的心情”。拉特巴拉没有因自己站到了首位而庆幸,而是对顽强拼搏的对手发生意外深表同情。

    拉特巴拉带着及其微弱的优势面临着拉力赛的最后一天,车队代表马基宁让他“忘掉一切其他事情,只将精力集中于如何快速行驶”,拉特巴拉以毫无杂念的心情投入了比赛。当日所有SS线路都覆盖着冰面,拉特巴拉非常自如,先是跑出了第4个成绩第一,进而又在那条SS赛段的再次比赛时又一次拿下了第一,此时他对第2位车手的领先优势扩大到了20秒左右。车辆性能、拉特巴拉的驾驶以及副驾驶米卡・安提拉的导航都是珠联璧合,Yaris WRC今年显示出了最高质量的行驶。拉特巴拉在作为奖励积分加算对象的最终强力赛段再次拿下第一,这样,在最后一天全部的3条SS赛段中都成绩第一,对第2位车手的领先优势再度扩大,最终,他早早地在第2站比赛中就给TOYOTA GAZOO Racing WRT带来了本赛季WRC的首个冠军。另外,哈恩尼南再次出场后,在比赛中同时做了各种调校测试,引导着Yaris WRC出色发挥直到最后,因此面向下一站的比赛,车辆有了更佳感触,第二站的拉力赛就此圆满结束。

    拉特巴拉说:“Yaris WRC极易驾驶,最后一天我在雪道行驶很有自信。我由衷感谢打造出这么棒车辆的团队,还有支持我们的车迷”。车队代表马基宁说:“拉特巴拉和米卡・安提拉干得漂亮,因此Yaris WRC的性能才能充分发挥。另外我要感谢尤荷・哈恩尼南,他退赛后再次出场,在比赛中带着各种各样的测试,做出了很大贡献。这次得到冠军不仅证明了开发方向没有错误,而且对我们今后的各个方面都有所启迪”。他再次下决心要使车队上下团结一致,为“制造更好的汽车”而加速开发。

    在拉力赛领奖台上,冠军车手拉特巴拉的芬兰国旗和获胜厂家的日本国旗一起升起,车队副代表嵯峨宏英登上奖台并将奖杯高高举起。芬兰、日本、以及制造出强劲发动机的德国TMG,这次胜利是对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3个开发基地的全体人员所付出努力的最好回报。

    WRC第2站 瑞典拉力赛 第1天

    Yaris WRC 2辆赛车开局良好 在SS赛段获最好成绩

    2017年FIA世界拉力锦标赛(WRC)第2站瑞典・拉力赛于2月9日(周四)开赛,比赛在瑞典的卡尔斯塔德超级SS举行,驾驶着Yaris WRC的车手亚利马迪・拉特巴拉获得第一,这使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在第2站初次获得了SS领先的成绩。另外,同样驾驶Yaris WRC的尤荷・哈恩尼南也发挥稳定,排到了第8个出场计时,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在第2站的比赛中获得了良好开端。

    2月9日(周四)上午,车队在位于透修比欧近郊的服务园地进行试车,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的车手和副驾驶共4人对车辆做了最终确认作业。当晚8点过后,比赛于透修比欧以南约100km的卡尔斯塔德开始。路段覆盖着冰雪,并且作为SS1,是两辆车同时起跑计时的超级SS。在全长1.9km的短赛程中,拉特巴拉总分最高,给车队和车辆带来了第一个领先成绩,他自己也以领先成绩结束了当天的比赛。此外队友尤荷・哈恩尼南也顺利跑下了超级SS赛段。



    WRC第2站 瑞典拉力赛 第2天

    兼顾速度与稳定
    拉特巴拉总分排在第2

    2月10日(周五)是2017年FIA世界拉力锦标赛(WRC)的第2站瑞典・拉力赛的第2天,比赛在以透修比欧为中心的区域举行,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的亚利马迪・拉特巴拉驾驶Yaris WRC出场,最终获得了总分第2的成绩。同样驾驶Yaris WRC出场的尤荷・哈恩尼南在SS 5赛段中遭遇事故,在该赛段结束后终止了比赛,车辆正在赶修争取明天再次出场。

    瑞典・拉力赛的第2天是在瑞典与挪威两国之间展开的7条赛段共145.65km的SS比赛。第一天结束时总分排在首位的拉特巴拉在第2天仍然一度领先,但最终排在总分第2位。另外,一直稳定行驶、总分排在第9位的哈恩尼南在SS5赛段即将结束前,不幸驶出线路发生碰撞,致使车辆前部破损,他虽然勉强跑完了SS5赛段,但车队为了不让发动机受损而放弃了之后的比赛。



    WRC第2站 瑞典拉力赛第3天

    拉特巴拉继续稳定发挥
    第3天获得首位

    2月11日(周六),2017年FIA世界拉力锦标赛(WRC)第2站瑞典・拉力赛第3天的比赛以瑞典透修比欧为中心展开,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驾驶Yaris WRC出场的亚利马迪・拉特巴拉上升到了第一位。此外,昨天退赛的尤荷・哈恩尼南也驾驶着修复了的车辆再次出场,并以总分第23名的成绩结束了第3天的比赛。

    瑞典・拉力赛第3天的日程在透修比欧服务园地东侧地带的6条森林赛段进行,然后在卡尔斯塔德经过超级SS赛段后返回服务区。原本应该在7条赛段展开共25.38km的比赛,但由于SS9的平均速度太快,所以同赛段再次比赛的SS12被取消。在第2天总分升至第2位的拉特巴拉虽然苦于防滑轮胎的过度磨耗,但仍然一直坚守着第2位并迎来了最后的超级SS。在这条超级SS赛段,由于排在总分第1的车手发生碰撞退赛,拉特巴拉随即上升至首位。他将作为第一名迎接明天最后一天的比赛。但目前处于第2位的车手与他仅仅相差3.8秒,所以明天无疑将是一场激战。另外,再次出场的哈恩尼南也在SS比赛中为车队的Yaris WRC新调试设定做出了贡献,在排位上他也比昨天有了大幅上升。


    WRC第2站瑞典拉力赛 第4天

    拉特巴拉守住第一收获本赛季首个冠军
    为丰田带来18年后的首胜

    2月12日(周日),2017年FIA世界拉力锦标赛(WRC)的第2站瑞典・拉力赛最后一天的比赛(第4天)在以瑞典透修比欧为中心的区域展开。驾驶Yaris WRC出场的亚利马迪・拉特巴拉最终夺冠,从而为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带来了本赛季首个冠军,他本人亦在车手排名上处于首位。另外,同样驾驶Yaris WRC的尤荷・哈恩尼南以总分第23名的成绩跑完了所有赛段。

    比赛先是在透修比欧北侧的2条SS赛段举行,而后在透修比欧的1条强力赛段中展开,总共是3个SS赛段,共计58.81km。在第3天的最后赛段中升至首位的拉特巴拉以领先第2名3.8秒的优势进入了第4天的比赛,他沉着冷静,在前3条SS赛段中全部成绩第1,并把对第2位车手的领先优势扩大到了29.2秒。最终,他为丰田带来了1999年中国拉力赛以来的又一个WRC冠军。对他本人来说,这是2016赛季第3站的墨西哥站以来的再次夺冠,并使他在WRC的夺冠次数达到了17次,而今天的冠军是他在瑞典・拉力赛中的第4次夺冠。



    WRC 2017年 第3站 墨西哥站

    简报 第1天 第2天 第3天 第4天

    墨西哥站特有的考验:酷热与空气稀薄
    为了克服困难局面而付出的努力,让人与汽车都得到了进化!

    墨西哥・拉力赛也许是WRC中最严酷的,从2004年开始作为WRC的一站,以墨西哥中部瓜纳华托州的利昂市为中心进行。比赛在3月举办,那时的最高气温平均值约为28度,白天极其炎热。另外,利昂市海拔高度为1815m,与日本的温泉圣地群马县万座差不多,而进行SS(特别赛段)的山岳地带的海拔更是在2000m以上,最高地点超过2800m,空气中的氧气浓度与海拔2800 m的富士山的七到八合目差不多,大约只有平原地带的70%。此时车辆与人一样,发动机也会呼吸困难。面对酷热与空气稀薄这两道难题,墨西哥・拉力赛成为了发动机技师们在本赛季中的最大难关。

    图:面临酷热与空气稀薄两大难题的墨西哥・拉力赛
    从本赛季开始复出参赛WRC的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是4个厂商车队中唯一没有参加墨西哥・拉力赛经验的车队,因此在开发中没有历史数据可查,出场前就对本场比赛的严峻性做好了准备。经验值的差距可以用智慧和时间来弥补,工程技术组从去年起就在墨西哥赛道的模拟条件下进行测试。针对高温这一挑战,在欧洲南部而且是远高于30度的高温下进行性能和耐久性的测试。针对海拔高的课题,则是在西班牙的山岳地带进行测试和研究对策,做了针对空气稀薄条件的最佳调校。当然在进行这些测试之前,发动机研发基地的工作人员也对TMG(Toyota Motorsport GmbH)发动机持续进行了高海拔条件下的发动机测试等,竭尽全力对应战正式比赛做好充分准备。

    图:工程技术组从去年起就模拟墨西哥的比赛条件进行测试
    但是在西班牙高地进行测试时天气总不理想,因此没能进行高海拔、高温条件下的测试,这对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来说是一件遗憾的事情。在真正的墨西哥・拉力赛时,这个部分果然成了最大的问题。3月10日即比赛第2天,在总长54.90km的格拉贝尔赛段中,2台Yaris WRC都发生了发动机温度过高的问题,为了保护发动机,选手们不得不从比赛模式切换为一般道路模式。由于性能及响应设定的降低,从而造成大量的时间损失。面临高温难题的不仅仅是丰田的Yaris WRC,其他厂商的比赛车辆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即使是对经验丰富的顶尖车队,墨西哥站的SS特别赛段也是攻略乏术的难关。

    图:Yaris WRC被迫切换发动机的调校设置
    根据初次收集到的墨西哥站实际行驶数据,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的工程师、技师们当天迅速应对。他们从软硬件两方面实施着紧张有序的作业直至深夜。在比赛的第3天,高温难题得以解决,2台Yaris WRC成功地提升了速度,并且此后再无大碍。亚利马迪・拉特巴拉/副驾驶米卡・安提拉 (10号车)和由荷・哈恩尼宁/副驾驶卡依・林德斯特罗姆 (11号车)都跑完了所有赛段。拉特巴拉机智地挽回了因事故造成的时间损失并上升到总分第6。第一天处于总分首位的哈恩尼宁身体不适,但他并未出现大的驾驶失误,并在本赛季初次跑完了所有SS特别赛段,最终他以第7名的成绩初次获奖。墨西哥・拉力赛在很大程度上使车辆和选手们得到了进化。

    图:2台Yaris WRC都跑完了所有赛段
    对于在开幕赛获得亚军、在第2站获得冠军,一帆风顺的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来说,墨西哥站第一道的难关。但正因为克服了超出预想的困难,所得到的收获才更大。即使在海拔超过2800m的地区,居民们日常生活也要使用汽车。为制造出能在任何状况下都发挥最高性能的理想汽车,参加WRC的收获之大,没有任何赛车运动能够相提并论。迎着困难克服它,就会成就自身的强大力量。在墨西哥・拉力赛中初次登场的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学到了跟多,这都将利用在今后的拉力赛中,也为在今后汽车制造中积累经验。艰苦拼搏的墨西哥・拉力赛实在是收获颇丰的一站。

    图:艰苦拼搏的墨西哥・拉力赛是收获颇丰的一站

    WRC第3站 墨西哥・拉力赛 第1天

    驾驶Yaris WRC出场的由荷・哈恩尼宁
    赢得墨西哥城开场赛第一

    2017年FIA世界拉力锦标赛(WRC)的第3站墨西哥・拉力赛于3月9日(周四)开幕,SS1赛段的比赛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举行。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的由荷・哈恩尼宁/副驾驶卡依・林德斯特罗姆(11号车)跑出了第1的成绩从而站到了积分首位。而在第2站的瑞典・拉力赛中夺冠的亚利马迪・拉特巴拉/副驾驶米卡・安提拉 (10号车)排在总分第8位。

    作为墨西哥・拉力赛初试锋芒的墨西哥城SS1比赛在历史悠久的市中心索卡罗进行,柏油铺装路面的街区成为了激战舞台。选手在全长1.57km的线路中分2次行驶,按合计时间计算SS1结果。傍晚6点过后,比赛在众多观众的注视下开始。第1次行驶时的场地因下雨容易打滑,哈恩尼宁在雨势较弱时出场并跑出了第一的成绩,之后雨量增加,拉特巴拉最终排在第8位。第2次行驶开始时雨停了下来,路面渐干。哈恩尼宁第5个出场,他沉着冷静,两次行驶的合计时间为总分第一。拉特巴拉第2次行驶仍然是第8个出场,他以总分第8的成绩结束了第1天的比赛。



    WRC第3站 墨西哥・拉力赛 第2天

    面临墨西哥赛特有的困难
    由荷・哈恩尼宁仍跑在总分第4

    2017年FIA世界拉力锦标赛(WRC)第3站墨西哥・拉力赛第2天的比赛于3月10日(周五)举行。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的由荷・哈恩尼宁南/副驾驶卡依・林德斯特罗姆 (11号车)最终总分位居第4。亚利马迪・拉特巴拉/副驾驶米卡・安提拉 (10号车)名次与前一天相同,以总分第8的成绩跑完了第2天的比赛。

    3月9日(周四)晚在墨西哥城开赛的墨西哥・拉力赛原定于3月10日上午在设有服务园地的利昂近郊举行第2天的比赛,但由于拉力赛车辆在从墨西哥城运往利昂的途中意外遇到了道路封闭和由此造成的交通堵塞,10日早晨未能到达利昂的服务园地,于是赛会主办方临时决定取消了上午的SS2和SS3的比赛,改为从SS4赛段开赛,SS4是作为SS2再次行驶的赛段。下午4:14比赛开始,SS4开始不久后两位车手便注意到发动机温度上升异常,他们为了降温而将行驶模式切换为通常在联系路段所使用的输出功率的路段模式,因此损失了时间。不过,两人都在跑下5条SS赛段后安全抵了达服务园地。车队目前正全力排查温度上升的原因,找出对策,力图尽早解决问题。



    WRC第3站 墨西哥・拉力赛 第3天

    昨天的发动机温度异常上升问题得到解决
    以稳健的行驶跑完本站拉力赛最长的一天

    2017年FIA世界拉力锦标赛(WRC)第3站墨西哥・拉力赛第3天的比赛于3月11日(周六)以利昂为中心展开,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的亚利马迪・拉特巴拉/副驾驶米卡・安提拉 (10号车)比昨天上升了两个名次位于总分第6。由荷・哈恩尼宁/副驾驶卡依・林德斯特罗姆 (11号车)与拉特巴拉仅差0.3秒位居总分第7,顺利结束了漫长的一天。

    墨西哥・拉力赛第3天的比赛在设有服务园地的利昂周边共9段、总计157.57km的SS赛段举行。昨天因为气温很高,包括Yaris WRC在内的许多车辆的发动机发生了温度过高的问题。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的工程师找到原因后,专心致志地针对第3天的比赛实施了发动机改进对策。两台Yaris WRC 赛车在第3天的行驶中均无大碍。

    车队预计下午会有降雨而选择了软胎,但实际上没有下雨,所以车辆原有的性能未能完全发挥。另外在SS11比赛终盘,拉特巴拉的转弯抛物线过度致使轮胎撞到岩石并爆胎,好在问题不是很大。最终,他从昨天的总分第8上升到了第6。而昨天总分排在第4的哈恩尼宁虽然身体不适,但仍稳健驾驶,最终与拉特巴拉仅差0.3秒排在总分第7位。至此,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向着两台车双双跑下全部赛段并获得积分的目标又大大前进了一步。


    WRC第3站 墨西哥・拉力赛 第4天

    挑战极为严酷的墨西哥赛道
    Yaris WRC双双获奖

    3月12日(周日),2017年FIA世界拉力锦标赛(WRC)第3站墨西哥・拉力赛第4天即最后一天的比赛在以利昂为中心的区域展开。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的亚利马迪・拉特巴拉/副驾驶米卡・安提拉 (10号车)获得总分第6名,由荷・哈恩尼宁/副驾驶卡依・林德斯特罗姆 (11号车)排在总分第7名,这是本赛季初次2台车均进入前10名获得积分。

    拉力最终日比赛区域位于设有维修区服务园地的利昂东侧,等待选手们的是2段共计54.90km的SS赛段。其中最后的SS19赛段是对进入前5名的车手和副驾驶给予奖励积分的特殊加分赛段。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的拉特巴拉和哈恩尼宁之间以0.3秒的差距进入了最后一天的比赛,最终他们还是以这样的先后顺序完成了比赛,并且在本赛季第一次双双进入前10名获得了车手和副驾驶的积分。本站结束后,拉特巴拉/安提拉的组合虽然比上一站结束时排名后退了一位,但仍居于第2位,哈恩尼宁/林德斯特罗姆的组合目前排在第11位。同时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坚守住了厂商车队总分第2的位置。

    本次墨西哥站拉力赛的特点是高温和高海拔,这使车队在比赛第2天遇到了发动机温度过高的难题。但在全体人员的努力下,这个问题从比赛第3天起得到解决,当最后一天来临时,成功改善了的Yaris WRC更是让选手们底气十足。如此严酷条件下的拉力赛使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学到了更多并为将来蓄积了宝贵经验。



    WRC 2017年 第4站 法国站

    简报 第1天 第2天 第3天

    挑战科西嘉岛铺装道路
    以车手视角领会车辆开发与改善的重要性

    法国拉力赛是WRC的传统赛事,从1973年WRC初次举办时就一直是系列赛中的一站。它不仅是WRC的代表,也是世界上最有名的柏油铺装道路拉力赛。科西嘉岛浮在地中海之上,险峻的山脉从岛的中央扩展开来,蜿蜒曲折的道路如同血管般延伸到岛上的各个角落。每年拉力赛期间,这些人们生活中的普通道路就会变成与时间竞赛的赛道。

    与常见赛道大不相同,科西嘉岛野性十足的柏油铺装道路大大增加了拉力赛难度

    法国拉力赛是本赛季第一个全线均为铺装道路的拉力赛。科西嘉岛上的道路完全不会像在高速公路或一般国道那样顺畅行驶。由于铺装类型和条件变幻莫测,所以即使看上去一样的路面,轮胎的实际抓地力也会截然不同。老化之处龟裂重重,蛮荒之处窟窿四伏。铺装的碎片随处可见,有时还覆盖着从路边流入的泥砂碎石,有些路段根本称不上是柏油路。本来就像蛇一样弯曲的道路又凹凸不平,即使是以平常的速度驾驶也会上下颠簸。这种野性气息就是科西嘉岛“铺装道路”的特点,也大大增加了拉力赛的难度。



    对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来说,这是首次挑战全铺装道路拉力赛。虽然此前的开幕赛的蒙特卡洛拉力赛也很多铺装道路赛段,但全部都是铺装道路的拉力赛还是第一次。因此车队赛前在科西嘉岛的铺装路上对Yaris WRC精心测试并进行了令车手满意的调校设置,车手们带着自信投入了正式比赛。但是,过去曾在此夺冠的亚利马迪・拉特巴拉也无法得心应手地操作,只停留在第5到第7名之间。而哈恩尼南则是在路面变化时对轮胎抓地力水平判断有误,转向弯度过大并发生碰撞。比赛第一天的结果令车队难以接受。

    车队深感应该根据实际拉力赛的情况调整设置

    测试时调整好的设定,却不能在正式拉力赛中取得好的表现。车队深深感到,实际比赛和短距离的测试行驶状况有时不同,有必要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虽然在拉力赛现场很难做出彻底改变,但一定可以做些什么。车队代表托米・马基宁与工程师和车手一起讨论解决方案,决定在哈恩尼南修复后的车辆上做一些比较大的设置变动。这种对策很可能适得其反,但今年就是为了学习而来参加比赛。如果畏惧风险而不敢做新的尝试,那就与车队宗旨相反了。车队寄希望于哈恩尼南和他那辆改动设置后的Yaris WRC赛车,并把他们送向第2天的比赛征途。

    大胆进行设置变更后,拉特巴拉成功地发挥出Yaris WRC应有的速度

    第2天的SS特别赛段比前一天更加曲折艰难,但哈恩尼南在测时中拿下了第2,又在接下来的SS中斩获第3。车队的尝试初见成效。于是车队决定在限时30分钟的白天维修中对拉特巴拉的车辆做同样的设置变更。虽然时间紧迫任务艰巨,但TOYOTA GAZOO Racing WRT的技师们争分夺秒,按时完成了设定作业。

    拉特巴拉上午还不能完美操控赛车,但进入改变设置的Yaris WRC后,很快就找到感觉,并成功地将车辆所应有的速度发挥出来。在下午的2条SS特别赛段中,他的测时记录跃居第2和第3,总分升至第4。第2天结束时,他他满面笑容地回到维修区,开心地说:“操控得心应手,驾驶更加有乐趣!感谢车队的决定和完美作业。”迎接他的马基宁说:“我们是挑战者。不应忘记挑战新事物的激情。今天就是证明。”他感谢了出色完成任务的4名车手、工程师和技师。

    人车合一,拉特巴拉的Yaris WRC在设有奖励积分的超级赛段中风驰电掣,力压群雄

    在拉力赛的最后一天,拉特巴拉在2条SS中的第一个长赛段中,不知为何速度上不来,成绩降至第5。而哈恩尼南则在结束前还剩5km的地方冲出道路并退赛。在比赛终盘,车队再次领教到了这次拉力赛的深奥与艰难。但拉特巴拉在最后的短程赛段中再次发威,以最强悍的攻击力将Yaris WRC当时所具备的能力全部发挥出来。人车完全合一,场面惊心动魄,道旁观众也被他的极限驾驶所震撼。拉特巴拉在这条赛段获得了他本赛季初次的测时成绩第1,而此赛段还是极为重要的特别奖励积分的超级赛段。赛后他说:“我无论如何都想挽回第4位,所以只有拼了!”如果不能彻底信赖车辆,就不能极限强攻。拉特巴拉压倒性的行驶体现出在极短时间内将Yaris WRC升华到“能够极限强攻”水平的工程师的智慧、能力和献身精神。

    拉特巴拉在比赛中感到车辆的问题,经工程师和技师当场改善后重上赛道

    今年初次亲临WRC现场,与车队共同奋战的车队总代表丰田章男说:“车手在实际驾驶时感到车辆的问题,经技师和工程师当场改善后重上赛道。马基宁团队从车手角度出发反复开发改善的姿态,与我们‘制造更好汽车’的目标相吻合。”他再次肯定了车队代表托米・马基宁的团队建设和汽车制造方向的正确性。

    在法国拉力赛初次挑战全铺装道路赛道的TOYOTA GAZOO Racing WRT车队距离领奖台只差一步之遥,从开幕赛以来连续3站保持2台车跑完全程的记录也就此中断,但在严酷的铺装道路拉力赛中的比赛经历,使车队获得了比竞赛结果更多的东西,基础能力进一步提升。下一次的铺装道路拉力赛将出现在8月的第10站即德国拉力赛的赛场。那将是与法国不同的高难度铺装道路拉力赛,车队要活用此次拉力赛经验,在德国的赛道上更加强有力的行驶。

    WRC第4站 法国・拉力赛 第1天

    在科西嘉岛艰难的柏油路面比赛中
    首日稳健前行获得总分第6位

    4月7日(周五),FIA 2017年世界拉力锦标赛(WRC)第4站,法国拉力赛的首日在科西嘉岛的阿雅克肖周围展开,TOYOTA GAZOO Racing World Rally Team的亚利马迪・拉特巴拉/米卡・安提拉组合(Yaris WRC 10号车)获得总分第6位。由荷・哈恩尼宁/卡依・林德斯特罗姆组合(Yaris WRC 11号车)在SS1发生碰撞,跑完该赛段后退出了比赛。之后车队在维修区加紧实施修复作业,以保证第2天能再次出赛。

    传统的法国拉力赛首日的比赛对于TOYOTA GAZOO Racing World Rally Team来说异常艰难。开幕典礼于拉力赛前一天晚上在科西嘉岛东部城市阿雅克肖举行。比赛在阿雅克肖南北两侧的2条柏油道路上各进行了2次。拉特巴拉的车辆设定与驾驶并未与实际线路完全吻合,但他仍然不断尝试,沉稳操舵,并跑出了第5~第7的SS测时结果,最终以总分第6的成绩跑完了第一天的比赛。另一方面,哈恩尼宁以极快的速度驾驶在SS1赛段中,但可惜他在比赛终盘转弯时,由于转弯弧度过大致使右后车尾碰上栏杆,减震器油筒瞬间破损并闪烁火光。车身虽并未受到太大伤害,但右侧2个轮胎均受到冲击而爆胎。由于他们只选择搭载一个备胎,所以无法继续行驶。好在车辆损伤不大,车队已在巴斯蒂亚维修区实施抢修。哈恩尼宁将根据拉力赛的第二项规定,预定于第2天再次出场。


    WRC第4站 法国・拉力赛 第2天

    两台Yaris WRC 赛车均在SS赛段跑出了第2的测时成绩
    拉特巴拉总分升至第4位

    4月8日(周六),2017年FIA 世界拉力锦标赛(WRC)第4站法国拉力赛第2天的比赛在科西嘉岛北部举行,TOYOTA GAZOO Racing World Rally Team的亚利马迪・拉特巴拉/米卡・安提拉组合(Yaris WRC 10号车)总分升至第4位。而昨天退场后根据比赛第2项规定驾驶修复赛车再次出场的由荷・哈恩尼宁/卡依・林德斯特罗姆组合(Yaris WRC 11号车),今天最终排在总分第34位。

    昨天,拉特巴拉苦苦调整车辆设定与驾驶。在第二天的比赛中,他又特别调整了行驶设定。在4条特别赛段中,拉特巴拉在最初的SS5跑出了第8的成绩,接着又在SS 6赛段中排名第6位。在跑完上午的2条SS之后,拉特巴拉返回巴斯蒂亚维修区,与工程师商量,进一步改善车辆的若干设置,Yaris WRC的操控性得到立竿见影的好转。拉特巴拉在重跑SS 7赛段(作为SS5赛段)的测时中拿下了第2名,在重跑SS 8赛段(作为SS 6赛段)时排在第3位,成功的在下午再跑赛段中大幅提高了速度。最终拉特巴拉的排名比第1天提高了两个位置,上升到了总分第4。另外,根据比赛第2项规定得以再次出场的哈恩尼宁也在上午SS 5赛段测时中位居第2,并在SS 6跑在第3名。Yaris WRC赛车在赛道更加狭窄曲折的第2天的SS赛段中,充分显示出了有竞争力的速度。


    WRC第4站 法国・拉力赛 第3天

    超级加分赛段上演最快速度
    在严酷的柏油路面拉力赛中最终获得总分第4名

    4月9日(周日),2017年FIA 世界拉力锦标赛(WRC)第4站法国拉力赛第3天即最后一天的比赛在科西嘉岛东南部举行,TOYOTA GAZOO Racing World Rally Team的亚利马迪・拉特巴拉/米卡・安提拉组合(Yaris WRC 10号车),最终获得总分第4名。而在第一天退赛后第2天再次出场的由荷・哈恩尼宁/卡依・林德斯特罗姆组合(Yaris WRC 11号车)今天在SS 9赛段冲出赛道并退赛。

    法国拉力赛最后一天的SS特别赛段共有2条,第1条是全长53.78km的SS9,在这个赛段中拉特巴拉跑在第4名,并以2秒之差从总分第4退至第5。但在最后长10.42km的SS 10中,拉特巴拉跑到了第1位,并以0.1秒的优势夺回了总分第4位。由于SS 10是超级加分赛段,因此拉特巴拉获得了从第2站瑞典拉力赛以来的最高奖励积分5分。拉特巴拉/安提拉组合因此坚守住了积分榜第2的位置。另一方面,哈恩尼宁/林德斯特罗姆的组合在SS9中冲出赛道而退赛,很可惜他们未能延续从开幕站以来连续跑完全部SS赛段的记录。

    WRC 2017年 第5站 阿根廷站

    简报 第1天 第2天 第3天 第4天

    在阿根廷难以想象的狂野荒蛮的未铺装道路中
    找到新的问题点,2台赛车跑完全程获得自信

    阿根廷科尔多瓦地区迎来初秋,拉力周虽然经历了一次暴雨,但从星期四试车结束后便开始晴空万里,夏季强烈的阳光倾注而下。拉力爱好者们集结在科尔多瓦近郊的湖畔城比加・卡洛斯・帕斯维修园区,这里被南美特有的热情所包围。在整个WRC比赛中,其他地方的观众都没有阿根廷这样热情。

    阿根廷站的特征是每个砂石路线区域的区别很大,既有连续宽阔平缓的高速弯道地段,也有紧凑曲折的连续转角技术型线路。再加上河流和颠簸等WRC砂石路拉力赛的全部要素,因此WRC车手中有不少人最喜欢阿根廷拉力赛。

    比往年增加了未铺装道路,比赛开始就对拉力车露出了锋利獠牙

    然而,今年的阿根廷拉力线路与往年不尽相同,车手们在路线勘查试跑后带着一脸困惑说道:“今年的所有赛段都相当荒蛮,凹凸剧烈,道路表层岩盘剥露,棱角坚硬的石头在斜路中滚动,几乎没有可能避开所有石头”。大家料定这次阿根廷拉力必是一场残酷的“生存之战”。

    第2天的比赛在比加・卡洛斯・帕斯南侧展开,荒芜的道路早早地露出了狰狞獠牙。跑完上午赛段后回到维修区的拉力车大都遍体鳞伤。车辆受到来自路面的冲击或撞到路边斜坡,空气动力部件破损颇多,基本无恙的车辆屈指可数,能安全返回维修区已数幸运。有些车辆在狂野粗糙的路面中失控、侧翻,不得不退出比赛。



    2台丰田Yaris WRC赛车也受到同样洗礼,前保险杠下方破损。即使这样整体来说都算是损伤较少的。但是尤荷・哈恩尼南的车辆出现了发动机动力下降问题。白天在维修区查找原因后,发现来自路面的强烈撞击使部分零件不能正常发挥功能。虽然车队迅速加以排解,但哈恩尼南丧失了不少时间。拉特巴拉开端不错,他在上午赛段跑出了总分第2的成绩,但在下午也出现了发动机温度过高的问题。并且由于转弯弧线过大,他的Yaris WRC撞到路缘,冲击力使轮胎脱离了轮圈。此后他带着一个破损车轮跑完了剩下的15km。时间大幅度损失,遗憾的失去了名列前位的机会。

    在粗犷严酷的道路中发现新了的问题点,车身强度得以确认

    发动机温度过高的问题在上一站墨西哥拉力赛的砂石路段中也曾经发生,车队查找原因并在拉力结束后立即采取措施,并在来阿根廷比赛之前特意在意大利撒丁岛进行了赛前测试,仔细确认效果。但在阿根廷,是其他原因造成了发动机温度过高。同样是砂石路拉力赛,阿根廷的粗犷道路与墨西哥、撒丁岛有所不同,工程师们面临新的考验。即使是充分准备并采取对策,也仍然会遇到更复杂的困难,车队再次感受到了WRC征程的严酷与深奥。



    不久车队终于找到了发动机新的改善项目。而另一方面,他们对车身的坚固性更有信心。在持续凹凸变化剧烈的道路中行驶,两组车手的车辆下部周围都曾发生碰撞,但Yaris WRC的坚固车身能够承受住撞击,直到最后也没有产生大的创伤。当然这里车手高精度控制车辆的技术也有很大关系。尽管如此,在本赛季被认为最粗犷的阿根廷赛道中、车辆的高耐久性得到确认也是一个收获。同时,尽管冷却系等辅助部件出现过问题,但发动机本体还是承受住了外部强烈冲击和温度过高的困扰,直到最后都能充分发挥出其优越性能。

    克服难以预料的问题,积累更多经验与信息

    本赛季是第一年参赛,重点在于学习,贯彻这一想法的车队代表托米・马基宁说:“在各种拉里赛中拼搏,面临超乎预料的问题,这对持学习态度而来的我们来说是巨大财富。将问题逐一克服可以积累很多经验,并运用在下次拉力赛中,我们会一点点的变强”。

    下一站的葡萄牙•拉力赛是本赛季第三次砂石路面的博弈。葡萄牙北部未铺装道路的驾驶条件会给轮胎带来严重磨损并有爆胎的危险。TOYOTA GAZOO Racing World Rally 车队应该会在葡萄牙体验到与墨西哥以及阿根廷完全不同的经历。并将把在阿根廷所学到的东西反映出来,为了把Yaris WRC磨练成更加强大的车辆,车队返回欧洲后将立即着手改善作业。



    WRC第5站 阿根廷・拉力赛 第1天

    南美洲阿根廷砂石拉力赛
    在科尔多瓦市区的超级SS赛段开赛

    4月27日(周四),2017年FIA世界拉力锦标赛(WRC)第5站阿根廷・拉力赛开幕。比赛第一天的超级SS1在阿根廷科尔多瓦市区的一条特设线路中举行,TOYOTA GAZOO Racing World Rally Team车队的亚利马迪・拉特巴拉/米卡・安提拉组合(Yaris WRC 10号车)获得总分第5。另外、由荷・哈恩尼宁/卡依・林德斯特罗姆组合 (Yaris WRC 11号车)以总分第10的成绩结束了第一天的短程比赛。

    阿根廷・拉力赛是本赛季第2次的砂石道路比赛,比赛于27日上午在设有维修区的湖畔城比加・卡洛斯・帕斯近郊开始。在全长大约6km的荒芜砂石路线中,拉特巴拉做了若干调校设置,他在4次试跑中都是排名第一。哈恩尼宁排在第十,他们针对正式比赛对Yaris WRC赛车做了最后调整。夜晚7点过后正式比赛在科尔多瓦市区的超级SS赛段开始,这是砂石路面与柏油铺装路面混杂的的路段,全长1.75km,最终拉特巴拉排在第5,哈恩尼宁排在第10。TOYOTA GAZOO Racing World Rally Team车队开局稳健。


    WRC 第5站阿根廷・拉力赛第2天

    接受阿根廷荒蛮大地的洗礼
    2台Yaris WRC赛车跑完第2天全程

    4月28日(周五),2017年FIA世界拉力锦标赛(WRC)第5站阿根廷・拉力赛第2天的比赛在比加・卡尔罗斯・帕斯举行,最终,TOYOTA GAZOO Racing World Rally Team车队的亚利马迪・拉特巴拉/米卡・安提拉组合(Yaris WRC 10号车)获得总分第6,荷・哈恩尼宁/卡依・林德斯特罗姆组合(Yaris WRC 11号车)获得总分第9,完成了荒蛮砂石道路的艰苦一天。

    阿根廷・拉力赛的第2天,车手们面临目前为止最荒蛮的赛段。近年来WRC的砂石路面拉力赛全都是平坦路面,像过去的希腊雅典卫城・拉力赛、塞浦路斯・拉力赛中的那种荒蛮的道路已经不大使用了。但是在今年的阿根廷・拉力赛,大块石头持续出现的严峻路况,让人不禁想起雅典卫城・拉力赛。为此很多车辆发生故障或事故,今天是耐力赛特点最强的一天。拉特巴拉的出场顺序早,这对砂石路面拉力的比赛不利,但在上午的4条SS路段结束时,他还是排在了总分第2。然而下午的重走赛段中他因遭遇发动机过热和爆胎而损失了时间。尽管如此,他仍顽强继续比赛并以总分第6的成绩跑完了艰难的1天。另外,哈恩尼宁在上午因引擎动力不济的故障而速度下滑,白天的维修时间中他与技师、工程师紧急排查问题。到下午比赛时已无大碍,最终以总分第9的成绩结束了第2天的比赛。


    WRC 第5站 阿根廷・拉力赛第3天

    在风光明媚的砂石赛道上疾驰
    2台车Yaris WRC双双排名上升

    4月29日(周六),2017年FIA世界拉力锦标赛(WRC)第5站阿根廷・拉力赛第3天的比赛以阿根廷比加・卡尔罗斯・帕斯为中心继续进行,TOYOTA GAZOO Racing World Rally Team车队的亚利马迪・拉特巴拉/米卡・安提拉组合(Yaris WRC 10号车)比前一天上升了一个名次排在第5位。荷・哈恩尼宁/卡依・林德斯特罗姆组合(Yaris WRC 11号车)也上升到第7位。在耐力赛特点超过历年的本次拉力赛中,他们向着双双跑完全部赛段的目标又大大前进了一步。

    阿根廷・拉力赛第3天的比赛在设有维修园区的比加・卡尔罗斯・帕斯西北区域6条共计160km的SS特别赛段中展开。线路虽比昨天平坦,但依然荒芜之处颇多,与昨天一样,有多部车辆严重受损。拉特巴拉在粗犷的路面中坚实行走,并成功地比第2天攀升了一个名次。在下午的比赛中,减震器破损、通过泥水飞溅区域时撞到水下混凝土块,前车窗玻璃破裂等状况层出不穷,好在问题不大。另外,哈恩尼南在上午的SS赛段中,遇到动力下降故障。虽然车队实施了与昨天同样的紧急对策,但在那样严酷的拉力赛中不可能做的十分充分。因为原因已经查明,车队将针对后面的比赛采取根本对策以防止再次发生。哈恩尼宁在这样的情况下仍奋力进取,成功地上升了2个名次,以总分第7结束了第三天的比赛。


    WRC 第5站 拉力赛・阿根廷 第4天

    2台Yaris WRC勇闯粗糙的砂石路面
    获得宝贵积分

    4月30日(周日),2017年FIA世界拉力锦标赛(WRC)第5站阿根廷・拉力赛的比赛进入了第4天即最后一天,比赛仍以阿根廷比加・卡尔罗斯・帕斯为中心举行。TOYOTA GAZOO Racing World Rally Team车队的亚利马迪・拉特巴拉/米卡・安提拉组合(Yaris WRC 10号车)最终总分排在第5,由荷・哈恩尼宁/卡依・林德斯特罗姆组合(Yaris WRC 11号车)排在第7位。在如此严酷的砂石路面拉力中,2台赛车都跑完了全部赛段并获得了积分。

    阿根廷・拉力赛的比赛第4天在设有维修区的比加・卡尔罗斯・帕斯的西侧区域举行,3条SS赛段合计55.28km为短程比赛,但SS16和重走赛段的SS18(埃尔・肯德尔-科皮纳赛段)全部都是荒蛮路段并且气温相当高,与昨天一样对于车手和车辆来说是十分严酷的行走条件。然而Yaris WRC赛车始终发挥出了稳定性能,拉特巴拉和哈恩尼宁均未出现大的问题并顺利跑下了3条SS特别赛段。坚守住了第3天的名次并成功获得积分。此外拉特巴拉在超级加分赛段即最后的SS18赛段中获得了1个车手奖励积分,成绩排在第5名,从而坚守住了在车手积分榜上的第2位置。


    2017年WRC 第13站 瑞典

    简报 第1天 第2天 第3天 第4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