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订阅 丰田时报
输入您的邮箱进行订阅,提交成功即可生效。
*本人同意将此表格的信息提供给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并同意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向本人发送相关商业性信息、相关咨询。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保证按照 《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隐私政策》的规定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妥善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
丰田时报

?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丰田时报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达喀尔拉力赛获胜车队专访“八连冠不是终点,而是起点。”

目录

什么是达喀尔拉力赛? 三浦昂车手又是谁?
听到“恭喜获得八连胜”后的意外反应
作为王牌赛车手的想法
如何让兰德酷路泽充满活力?
南美和沙特阿拉伯的赛道差异
向兰德酷路泽报恩
作为员工挑战达喀尔拉力赛
对于兰德酷路泽车队而言,MORIZO是什么存在?
另一种方式的报恩“与机械师共同登上颁奖台”
迈向“ 十二连胜”

本期TOYOTimes的镜头对准了拉力赛车手三浦昂(Akira Miura),他在被称之为世界上最严酷的赛车运动--达喀尔拉力赛上傲然捧走了冠军奖杯。

本年度拉力赛在1月3日正式点燃战火,车手们历经13天,在位于沙特阿拉伯沙漠中的7600公里赛道上完成了艰难奋战。

三浦车手驾驶丰田兰德酷路泽向严酷比赛发起挑战,最终平安抵达终点并再次问鼎这项赛事,这是他第二次勇夺冠军奖杯,也是丰田车队连续第八次登上颁奖台。

本次专访是在第八次夺冠后的第二天,TOYOTimes在采访一开始向取得这一傲人成绩的车队表示祝贺,“恭喜你们,连续八次夺冠真是太厉害了!”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三浦车手的回应之声中却透露出一种微妙的语气。

“有人说八连冠还不行呢...”

为什么?连续八场酣畅淋漓的胜利还不行?这其中的缘由稍后会详细说明,但在此之前,还是要先说明一下背景。

什么是达喀尔拉力赛? 三浦昂车手又是谁?

达喀尔拉力赛作为最严酷和最富有冒险精神的赛车运动,被称为世界上最严酷的拉力赛。参赛者不仅有汽车车队(四轮汽车),还有不少摩托车队。

今年车手们一决雌雄的舞台选定在沙特阿拉伯的沙漠,赛事从1月3日开始,于1月15日落下帷幕。直到两年前,赛场都是定在南美的沙漠,而更早的时候则是在非洲沙漠中举行。

这场传统赛事起源于19世纪70年代,最初比赛终点站为塞内加尔共和国首都达喀尔,大赛也因此得名。

TLC(Team Land Cruiser Toyota Auto Body)车队一直驾驶着丰田兰德酷路泽每年坚忍不拔地挑战这项赛事,三浦就是这支顽强车队的车手。

车队名称听起来太过直白了,但是这也许就是车队的本意。“Toyota Auto Body”就是指制造丰田汽车的“丰田车体”公司。

生产兰德酷路泽的公司赌上自己产品的声誉,为挑战这条充满艰难险阻的赛道组建了这支车队。

兰德酷路泽的生产车队为此次的“量产车组赛事”准备了两台车。所谓的“量产车”就是比赛用车必须保持非常接近普通市场销售车的状态,仅能容许出于保护车手安全的目的改造。可以说是真正赌上了产品的声誉。

并且车队“自备”的不仅仅是汽车,三浦车手也是“自备”的,平日的他是丰田总务部广告室的一名普通员工。

三浦进入丰田公司后,主动报名参加公司内的车队招募选拔,成为了车队一员。最初他是坐在副驾驶位上的一名领航员,几年后,他再次毛遂自荐晋升为一名赛车手。

虽然今年是他作为赛车手参赛的第六年,但不同的是他首次被任命为“王牌赛车手”。

截止到去年,车队已经连续7年霸占量产车组赛事的桂冠。被任命为王牌赛车手即意味着必须肩负“续写辉煌”的使命。

顶住这样的压力,三浦漂亮地跑完了7646公里(包括赛程的4767公里),第八次成功将量产车组的奖杯收入囊中。

一名员工为自己公司产品的声誉而战斗,顶着绝对不能失败的巨大压力,三浦完美履行了赋予他的重任。

听到“恭喜获得八连胜”后的意外反应

夺冠后第二天,三浦及车队成员接受了返回日本前的核酸检测。考虑到在等待检测结果前,车队成员有片刻的闲余,心情也都放松下来,我们选择了这个时间对他进行了专访。

视频通话开始时,在场的还有两名一同接受核酸检测的机械师(岩谷龙也和中竹裕太),他们也一起参加了我们的专访。

顺便说一下,这两位机械师也是福冈丰田销售店的员工, 机械师也在为自己公司产品的声誉并肩战斗。

背景说明稍微点长了,以下将正式开始报道我们的专访内容。

TOYOTimes:
恭喜你们,连续八次夺冠真是太厉害了!
三浦:
有人说八连冠还不行呢...
昨天,我在比赛结束后联系了丰田车体的增井敬二社长,他要求我:“请务必向MORIZO(丰田章男社长)报告这一喜讯。”,所以我给丰田社长发了SNS信息。 然后,丰田社长说:“咦?是八连胜?不是十二连胜吗?” 当我回答十二连胜是卡车组的日野先生(日野菅原车队)时,社长说:“我已经在好多个地方夸耀我们是十二连胜,所以拜托要达成十二连胜!还有四次!”我们的八连胜还只是完成了漫漫征途中的一小段呢(笑)。 TOYOTimes:
革命任务才完成三分之二呢(笑),接下来还要继续...
三浦:
我还想继续握着方向盘驰骋,现在浑身都是干劲。
平常我总是很紧张, 但是这一次,我很高兴每天能心无旁顾地投入比赛... 我经常担忧不能遇到爆胎、不能使赛车卡在淤泥,或者怎样避免翻车……时刻考虑排除风险。 但是这次,当我面对一个高难度的沙丘时,心中还是会涌现出一种“应该怎么战胜它”的兴奋,所以整个比赛过程中个人状态都是很积极的,一边感受着赛车的回应,一边肆意驰骋。

作为王牌赛车手的想法

TOYOTimes:
到去年为止车队已经连续七次获得了冠军,但是三浦先生截止到去年连续两年都是亚军。去年到达终点后,还回复了丰田社长一个满是懊恼的评论。
三浦:
直到去年,我心中都是一方面竭尽所能做好(王牌赛车手)的坚实后盾,一方面渴望着“凭自己的实力赢得胜利”,这一直都是我的梦想。
但是今年,我终于握住了1号赛车(王牌赛车手的赛车)的方向盘,志在必得的渴望变得前所未有的强烈。 我努力思索之前的克里斯蒂安赛车手(去年为止的王牌赛车手)都是怎样做的?克里斯蒂安赛车手并没有选择什么特殊路线,也没有什么使用什么别具一格的技巧。 他所做的只是瞄准应该要抵达的地方,安全地驾驶到那里,做好了理应做好的事情。 因此,虽然取胜之心不可忘,但是在比赛过程中,我只专注于如何尽我所能。结果比赛时间也很稳定,心理状态也始终调整在较好的水平,我保持了一种良好的节奏。 TOYOTimes:
比赛第一天,遭遇爆胎,汽车的底部遭到了撞击,小故障不断,当时有没有觉得特别心急?
三浦:
在那种情况下不焦不躁是非常重要的。遭遇爆胎通常我会考虑的更多的是如何挽回损失的时间。在爆胎时,赛车状态已经达到了极限,如果控制不好的话,接下来的比赛也是无法缩短时间的。
我在开车时感觉自己的思维在考虑另一个事情,并且与领航员克莱特尔是同步的,因此在行驶中,我有一种人车一体的感觉。

如何让兰德酷路泽充满活力?

TOYOTimes:
在过去的采访中,你曾经说过:“每次当高难度的车道展现在我面前时,我都兴奋不已!连克莱特尔都会一起思考如何让兰德酷路泽充满活力这个问题。” “充满活力的兰德酷路泽”是怎么样的一种状态?
三浦:
在沙丘中比赛,车手都会禁不住犹豫:“我应该从哪里穿过去?”“穿过那里,会不会被沙丘掩埋。”
但是,有时候会涌现一种强烈的直觉,“我要走这里”,为了能获得这种直觉,就必须打磨自己的敏感度。 实际穿过沙丘时,赛车会经历一个非常艰难危险的瞬间,我们想出很多办法避免危险。 直觉其实都来自车本身的提示,因此我不是在刻意地寻找什么,只是按照通常驾驶方式,甄选最佳选项。 这感觉真的很棒,使我完全消除了对沙丘的胆怯感。 TOYOTimes:
这正是丰田社长说“与道路和汽车对话”。三年前,丰田社长也曾与三浦先生一起驰骋沙场。(2018年10月,丰田社长参加了TLC车队在摩洛哥进行的赛车测试赛。)
此次比赛全是沙漠赛段,你觉得“与沙丘的对话”棘手吗? 三浦:
是的,这种极端环境是独一无二的,无论怎样都无法在日本模拟。
我一直在尝试使用各种方法来战胜它,去年的克里斯蒂安车手以及其他专业赛车手在日常的比赛中有机会经历这种沙漠赛段,我们在日本则很难。 因此从这方面来说,确实很棘手。但另一方面,越是艰难险阻的沙丘,越是让我有一种兴奋感,我每天都很期待穿越沙丘。 TOYOTimes:
今年由于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很多在海外的测试赛都没有办法参加,赛车的时间减少了很多。与很多外籍队友也很难相聚。
三浦:
真的没有机会握住方向盘,所以这次能有机会驾驶赛车,我真的很高兴。最近一次与外国机械师一起工作也都是十月份在西班牙的安达卢西亚赛事时的事情了。
TOYOTimes:
面对新冠疫情的蔓延,准备工作应该很辛苦吧。两位机械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参与到赛事中呢?
岩浅:
这是今年(车队)第一次聚在一起。
大家在一起就会萌发热情,非常开心,有很多令人兴奋地方,将之前一直没机会摸到赛车,心中隐藏着一种“怎么办”的不安,但经过这次赛事,不安的感觉全部被吹散,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了。 中武:
不论是自己,还是其他人,大家都向同一个方向发力,感觉就像是打开了开关,马力全开。
我加入这个车队已经两年了,心境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特别是第二年我学会了很多东西。我努力去完成去年没有做到的事情,自己也在和车队一起成长。

南美和沙特阿拉伯的赛道差异

TOYOTimes:
岩浅先生已经是第三年参赛。三年前赛场还是在南美。南美的赛道和沙特阿拉伯的赛道有什么区别呢?
岩浅:
南美和沙特阿拉伯的沙丘(类型)完全不一样,断裂地带也不一样。并且南美是酷暑天气,炎热导致水温上升,对于汽车来说也是一个考验。
三浦:
南美和沙特阿拉伯...很难说哪边更严酷,只能说“严酷类型”不同。
南美城镇发达,虽然达喀尔拉力赛的比赛赛段选择了没有铺修的道路,但是有许多路是与居民生活道路相连接的,类似于世界拉力锦标赛(WRC)的赛道。 另一方面,有些赛段,如秘鲁的沙丘赛段,需要非常特殊的驾驶技巧,因此在驾驶方面,南美赛场的难度更大。 此外,还有刚才岩浅先生说的与酷暑的抗争。 我认为沙特阿拉伯的赛场很接近达喀尔拉力赛的起源。整个赛程都在无人区,所以路面上总是有“让人意想不到碎石”,也许突然之间车上就被砸出一个大洞,也就是说你可能随时随地遭遇各种突发事件。 你必须仔细观察地形,感受车的接受程度,时刻思索在抵达终点前应该如何把控车,需要很强的综合实力,可以说沙特阿拉伯是对赛车本身韧性的考验。 此外,沙特阿拉伯的晚上真的好冷... TOYOTimes:
在南美和沙特阿拉伯,汽车的故障方式有不同吗?
三浦:
完全不同。在沙特阿拉伯的赛道上,轮胎抗击路面阻力的负担非常重。而南美很炎热,对散热器和冷却系统是挑战。
TOYOTimes:
也就是说赛道不同,“汽车的锻炼方式”也会有改变。
三浦:
确实是这样,这也许是我个人的感受。但是考虑到兰德酷路泽本身定位就是要应付野外各种复杂路况,我认为沙特阿拉伯更适合磨练兰德酷路泽。
TOYOTimes:
我想去年在沙特的赛道上也应该吃了不少苦头。对于第二次来到沙特阿拉伯赛场上的兰德酷路泽,你感觉它得到磨练了吗?
三浦:
本来是想让它经历更多的磨练,但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很多测试无法开展,所以只能考虑安全性能。
但我们还是调整了悬架的布局,研讨如何绘制匹配自动档的扭矩曲线,尽量调整适应沙特阿拉伯特殊环境的赛车状态。与其说是让它跑得更快,我们更注重如何更容易地驾驶。 极端地说的话“可以让车手享受驾驶的汽车”一定跑得很快。必须忍受什么才能驾驶的汽车最终是不会出一个好的成绩的... 与一般专业赛车场的赛道不同,这里道上到处是凹坑,这会使加速器猛烈地闭合。这就要求发动机的高扭矩性能。

向兰德酷路泽报恩

TOYOTimes:
在今年的赛事结束后,三浦先生曾说过“我终于报答了兰德酷路泽的恩情。”三浦先生所说的向兰德酷路泽报恩是怎么一回事?
三浦:
成为一名赛车手后,我所参加的5次赛事都凭借兰德酷路泽的卓越性能跑完全程。在上一场胜利,兰德酷路泽也是功不可没。
在这次的比赛中,我心中有“希望能这样驾驶”的想法,同时也会与兰德酷路泽不断地交流,确认是否能实现。 在实际比赛中,我成功地驾驶到了原本我认为“不可能到达”的地方,有一种将那辆车开到了极致的满足感。 如果兰德酷路泽能与我同乐,就算我报答了它曾经给予我的恩情。我真切体会到兰德酷路泽的活力。 TOYOTimes:
作为兰德酷路泽制造公司的一名员工,你对兰德酷路泽怀着怎样的感情?
三浦:
汽车也许被认为是日常必需品,我们的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但是不仅如此,兰德酷路泽是一台能带给你快乐的汽车,是一台即使行驶在充满艰难险阻的道路上,也能让你兴致昂扬的车。我想将这种感觉传达给我们的客户。

作为员工挑战达喀尔拉力赛

TOYOTimes:
以员工身份参加达喀尔拉力赛,是怎样的一种感受呢?
三浦:
我参加的赛事越多,就越强烈感觉“公司能给予员工这么大的发展空间,真的是太难得了”。
成为一名赛车手比我预想的要难得多,我拼命学习,努力提升自己需要提升的地方,公司一直在支持我、培养我,我真的非常感激。 另一方面,当我思索自己能做什么时,我认为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将我在驾驶中的喜悦和辛苦,真实地反馈给大家,让制造兰德酷路泽的伙伴一起感同身受。 我想只有真正做到这一点,为公司一直孜孜不倦追求的“制造更好的兰德酷路泽”目标出一份力时,我才真正做到了报恩。 中武:
我很高兴有机会获得这次宝贵的经验。起初我很惊讶我能来到这里,将自己所学应用到公司业务,同时个人也获得成长。
我对日常工作的看法也发生了改变,会注意到很多细节,这次的经验会活用到工作中。 很多年轻员工都立志挑战达喀尔拉力赛,我也想将这些东西好好传承给年轻员工,帮助、培养他们。 三浦:
我说的不仅是丰田车体和福冈丰田,我希望所有与兰德酷路泽有关的人都能有同样的感受。特别是近2、3年,我有了很多与兰德酷路泽开发人员一起工作的机会。
当我发现每个人都从心底热爱兰德酷路泽时,被深深地感动了。 我强烈希望能亲口告诉客户或还不了解兰德酷路泽的人们,这一辆车出自于无数真心爱着它的人们之手。 作为车手我可能比一般人有更多的机会出现在各种场合表达自己想法,所以我想借此力量将这份热爱传达出去。

对于兰德酷路泽车队而言,MORIZO是什么存在?

TOYOTimes:
丰田社长也就是MORIZO也是一个从心底热爱汽车的人。三年前,三浦先生您在摩洛哥曾与MORIZO一起并驾齐驱,MORIZO给你留下了怎样的印象?
三浦:
其实我们俩在摩洛哥见面之前,我已经预想到“丰田社长”会来。当时非常紧张,心想着绝不能失败。
当我们坐在同一辆车,行驶还不到30秒,我就强烈感觉坐在同一辆车,彼此处于同样的兴奋点,我很高兴。 这位挚爱汽车的人是我的老板,而我本人也能亲身参与到汽车制造中,这对于我来说真是一种幸福,在那一刻我已经成为MORIZO的忠实粉丝。 也许是体会到他是真心喜欢汽车,我便放松愉悦地在赛场上驰骋。 我想其他法国队友应该也很高兴,因为这种对汽车的热情已经感染了他们。 首席机械师菲菲(PHILIPPE CHALLOY)也满脸笑容地对我说:“老板真的很喜欢拉力赛,很喜欢汽车。” 对于在赛场上奋战的我们,这份坚定的支持,这份炙热的喜爱,都让我们感到非常欣慰。

另一种方式的报恩“与机械师共同登上颁奖台”

TOYOTimes:
今年的颁奖台上不仅有车手和领航员,大家还看到了外国机械师的身影?
三浦:
那一位是担任我们340号车的机械师组长奥利维拉(OLIVEIRA・AMBROSIO),从这次的车队构成上来说,他还是中武的上司。
每年车队中其实并没有固定哪位车手搭档哪位机械师,但是从我担任领航员的时代起,我的车很多时候都是奥利维拉负责。 我刚成为车手时,与法国赛车手相比,还是只是菜鸟,所以经常弄坏赛车,总是给奥利维拉出难题,并且很多时候只能屈居第二。 我们一直并肩作战,我对他也总是怀有一份歉意,“对不起,今年又没能夺冠”,但是奥利维拉总是鼓励我说:“两辆车都顺利达到终点,这比什么都强!恭喜你!”。 即使我拖着破车回来,他也会体贴地对我说“只要你平安回来就一切都好说,什么也不用担心,早点睡吧”真的是一个帅气的男人。 但如果换位思考,但凡参加比赛,心中一定会憧憬胜利吧。 我希望和我一起并肩战斗的奥利维拉也能体会到获胜的喜悦。
因此,我邀请他“一起去颁奖台领奖!”
但奥利维拉在踏上颁奖台的前一刻有些怯场,一个劲地说“这样真的好吗?”,最终他是被我半推半拽地拉上颁奖台。就在今天早上吃早餐时,他跑过来对我说:“谢谢!”我听到后真的非常的开心。 他真的拯救了我很多次。

迈向“ 十二连胜”

TOYOTimes:
那么在专访最后,虽然此次你们达成了八连胜,但是离大老板MORIZO布置的“十二连胜”的任务还差4个冠军(笑)。虽然严酷战斗刚刚结束,但是还是想听听你对十二连胜的看法。
三浦:
我自己也希望“十二连胜”一词能载入兰德酷路泽的历史。
当然,获胜是车队每年的目标,但在达喀尔拉力赛你很难达到完美。 无论准备了多少,无论计划了多少,无论具备了多好的条件,都绝对会发生意想不到的状况。 但是克服困难本身就是对兰德酷路泽的磨练和提升。 如果不以持续获胜为目标的话,就无法从大自然中获得启迪。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希望“十二连胜”能真正写入兰德酷路泽的历史,而我也非常高兴有幸成为创造这辉煌历史的一份子,成为制造兰德酷路泽的一颗螺丝钉。 如果驾驶兰德酷路泽的客户们能够创造出对他们而言独一无二的回忆,让爱车为自己的生活增添幸福滋味,那将是一件非常让人高兴的事情,我真心期望大家多了解兰德酷路泽,都来乘坐兰德酷路泽。

日野汽车也派出了Ranger卡车参加达喀尔拉力赛,此次同样赢得了卡车组的冠军,完成了连续12次摘得桂冠的壮举。

丰田社长将我们的八连胜和他们的十二连胜弄混了。

但是,如此热爱赛车运动并一直全力支持TLC车队的丰田社长会搞错数字吗?

“不要满足于八连胜!”“要让兰德酷路泽成为更好的汽车!”

是不是为了表达这样的心声,故意说成十二连胜?以上仅为TOYOTimes的胡乱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