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订阅 丰田时报
输入您的邮箱进行订阅,提交成功即可生效。
*本人同意将此表格的信息提供给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并同意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向本人发送相关商业性信息、相关咨询。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保证按照 《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隐私政策》的规定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妥善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
丰田时报

?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丰田时报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团队多样性使我们逐渐向正确答案靠近!”残奥田径选手·铃木朋树-给予运动员支持的人们-

目录

拥有“超凡”能力的希望之星,降临残奥田径界
在童年时期体验到了胜利的快感
优秀选手扶持后进选手,残奥田径赛界的传承
想要制造更好的轮椅:这一想法决定了自己的前进道路
东京、巴黎、洛杉矶 职业生涯结束后的发展蓝图

运动员们站在领奖台上,沐浴在欢呼声与闪光灯之中,他们身边是支持着他们的“人与技术”。那么,这些极富多样性的支持者是如何聚集在一起的,他们又将带来什么样的故事呢?从这里打开未来挑战之门的“钥匙”又将是什么呢?让我们一同去探索这些问题的答案。

拥有“超凡”能力的希望之星,降临残奥田径界

已经拿到东京2020残奥会内定资格的铃木朋树选手,曾经在2020年11月15日举办的“大分轮椅马拉松比赛”中,以与第二名拉开4分42秒的好成绩获得了冠军。对于铃木选手这场比赛的表现,主流报纸使用了“超凡”一词来形容。

出生8个月就不幸遭遇车祸,脊髓受损的铃木选手,首次接触到轮椅田径是在小学时期。如今已经成为日本轮椅竞技选手第一人的他表示“感谢每一位帮助过自己的人。”这也让我们开始好奇,从他接触竞技比赛开始到成为职业选手这一路上,都遇到了什么样的人呢?

铃木选手一改平时严肃认真的表情,双眼流露着柔和的光,语气充满了尊敬,思路清晰地为我们讲述了他行走至今的竞技人生。

在童年时期体验到了胜利的快感

在我4、5岁左右的时候,父母希望我能参与一些体育项目,也正是因为这个契机我与轮椅田径结下了不解之缘。当时我住在千叶县的馆山市,横滨有一家组织残疾儿童练习田径、网球还有篮球的俱乐部。在我加入这个团体后,第一次取得了田径比赛的胜利。一直以来,参加运动会时我都会输给其他健全的小伙伴们,特别的不甘心。但从那次开始,我体验到了胜利的快感,从此便投身到了体育世界中。

还记得那时从馆山到横滨之间,高速公路并不是全线贯通的,移动时间单程就要花费2个小时左右。

第一次坐上竞速轮椅是在小学3年级时

优秀选手扶持后进选手,残奥田径赛界的传承

还记得那时俱乐部的练习时间是每月的第二个与第四个周六。每个月父亲都会驱车往返花费4个多小时,带我去横滨参加练习2次。现在想来,如果不是当时父母如此支持,现在也不会有机会坐在这里接受采访。

在铃木选手的小学期间,他遇到了决定其日后命运的关键性人物。曾出征过2012年伦敦残奥会轮椅马拉松,并获得第5名的好成绩,现任日本残奥田径竞技联盟的副理事长职务的花冈伸和先生。

我记得那是在我小学4年级或5年级时,父母得知花冈前辈也住在千叶县内,就突发奇想,要带我去参观一下前辈练习的样子。也正是因为这个机会,让我有机会接触到了前辈。当时已经是职业残奥选手的花冈前辈,与我说话的时候却十分谦逊,总是会说“这就是我的一点建议而已”。前辈会教给我怎样滑轮比较好,或用什么方式练习更有效果之类,但最终做决定时还是会尊重我的选择。前辈曾说过在训练的时候找到适合自己的方法去练习,这句话对于我的影响一直很深。如果没有遇到花冈前辈的话,很难想象自己会走上这条竞技之路,以体育为生。想必只会当做爱好,参加个俱乐部,成年后也就自然而然地疏离体育活动了吧。

小学5年级时,参加学校的运动会

自幼受父母影响踏上轮椅田径之路,并有幸在结识花冈前辈后展露才华的铃木选手,却在就读城西国际大学时遭遇了重大挫折,当时他的目标是出战2016年里约残奥会,但最终以遗憾收场。

铃木选手对于自己在里约残奥会选手选拔赛结束后才出好成绩这件事非常懊悔,因此他暗下决心,将自己的目标改定到将会在本国召开的2020东京残奥会上。振作精神,从头再来。

随后在面临大学毕业的2017年1月里,铃木选手向大家展现出了他惊人的行动力。他竟然主动地接触了在2008年北京残奥会轮椅马拉松比赛中获得金牌的Kurt Fearnley选手,并拜其为师。澳大利亚每年1月份都会举办盛大赛事,铃木选手向参赛前的Kurt选手提出了“是否能让自己也一起参与练习”的请求,并痛快地得到了对方的同意。Kurt选手甚至将他请到家中做客,在两人一起度过了2周的练习时间后,Kurt选手突然对他说“不如你就寄宿在我家吧。” Kurt选手表示自己家正好有一间空屋子,住在这里既能学习英文,又有完备的练习环境。受到Kurt选手的邀请,铃木选手十分兴奋,因为他不仅是金牌获得者,更是出版过书、主持过节目的澳大利亚知名人物。

当时铃木选手已经决定入职丰田汽车,不能一直在澳大利亚进行训练。但是铃木选手毕竟算是Kurt选手的竞争对手,因此从这件事上可以看出Kurt选手度量之大。

另外次年,铃木选手又敲响了在2016年里约热内卢残奥800米轮椅马拉松赛上获得金牌的Marcel Hug选手的大门。

在瑞士一个叫做诺特维尔的小镇里有一处设施,这里接受骨髓受损的人们入院,并设有练习场,Marcel选手平日就是在这里进行训练的。铃木选手被称之为瑞士大赛的田径国际比赛2周前就来到了这里,希望可以学习到Marcel选手的调理手法,以及团队的运营方式等。铃木选手了解到了许多以前并没有注意到的训练盲点,譬如Marcel选手会与自己的教练Paul先生沟通,按照每天身体的状态与条件,灵活设定锻炼柔软度等的课程。

想要制造更好的轮椅:这一想法决定了自己的前进道路

铃木选手在其竞技生涯的关键节点与花冈、Kurt以及Marcel这些堪称传奇的选手相遇,并得到了成长。但若是仅在练习方法上下功夫,轮椅田径选手是无法变得更强的。因为马拉松下坡时的速度超过80km/h,如果没有一辆好轮椅,那么无论运动员如何加强体能,都是浪费时间。

因此,掌握轮椅的构造,并开发出速度更快的轮椅是必不可少的一环。铃木选手从学生时代开始就与国内轮椅制造商一起进行了竞速轮椅的开发,在大学即将毕业时,他希望能够走上进一步研发轮椅的道路。

决定接下来的前进道路时,我首先考虑到的是田径项目多需海外远征,所以产品要具备海外远征的条件。而且,我本身也想参与开发更好的竞速轮椅。正是那时丰田汽车找到了我,才有了现如今的一切。

那么,铃木进入丰田之后,是如何进行轮椅开发的呢?

刚进公司的时候,我们就组成了用具开发团队,和先前的轮椅制造商一起合作来进行开发。比如我坐着竞速轮椅进入测试车辆用的的风洞实验室,一边调试各种各样的配件,一边测量数值。在风洞实验室里我才感受到,原来在30km/h或50km/h的速度下会这样受风。能明白这些,都得益于自己就职的丰田汽车公司,为此我十分感激。

东京、巴黎、洛杉矶 职业生涯结束后的发展蓝图

东京2020年残奥会开幕式将于2021年8月24日举行。比赛将近,铃木选手每天早上4点起床,冲个热水澡唤醒全身,随后磨咖啡豆泡咖啡。之后做1个半小时的伸展运动,9点开始正式练习。铃木主要在梦之岛田径场训练,进行2个小时的跑道训练,直到11点。

吃完午饭后,铃木选手会于14点左右开始在家做伸展运动和身体训练。受新冠疫情影响,他尽量避免外出活动。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连串的练习都是铃木选手独立完成的。他不想像Marcel选手那样,和教练一起通过二人三足进行训练吗?

因为我不擅长和别人一起练习(笑)。但是我身后的团队人员都很靠谱。我每周会请江户川大学的守屋(志保)教授过来一次。守屋先生原本是一名职业篮球运动员,我从他那里领略到了顶级运动员的心理素质。比赛前,我会将自己的最大摄氧量等数据发送给桐荫横滨大学的樱井(智野风)教授,请他查看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和训练成果,并以这些数据为基础为我安排训练项目单。另外,我还请了两位健身教练来指导我。所以包括我在内,我们五人是一个团队。

据说在招募团队成员的时候,铃木选手很重视成员们的多样性。

我想听听篮球、乒乓球或其他老手给的建议。因为轮椅田径目前还没有确立系统的训练方法,所以包括开发工具在内,我想一边和各种各样的人交换意见一边摸向正确答案。

在东京2020年残奥会的正式比赛中,将进行800米、1500米的跑道竞速,最后一天将迎来轮椅马拉松比赛。虽然完成这些比赛需要耗费大量体力,但铃木选手已经针对这一点进行了大量的训练,对流程有了大致的了解。

还有,关于东京残奥会结束后的职业生涯,铃木选手在心中已经规划好了蓝图。

在东京残奥会上一定要得奖,然后在2024年的巴黎残奥会上获得金牌,之后在洛杉矶夺得连冠……我一边想着这些一边进行训练。而且我也考虑洛杉矶的比赛结束后,就准备离开国家代表队了。在日本,人们对残奥会田径项目的认知度还不高,所以在离开第一线后,我要承担起壮大队伍的责任,我想给那些身患残疾、在轮椅上度日的人以享受体育运动的机会。我会灵活利用我们团队做出来的的测定结果和训练项目单,组建一个青少年俱乐部,让他们享受田径运动,从中选拔出以残奥会为目标的选手。以上就是我所想的未来规划。

父母、传奇选手、背后支持的团队以及开发工具的工程师们……,铃木选手希望能将这些支持者们给予的宝贵财富传给下一代。轮椅田径这一运动文化,在日本逐渐聚焦起人们的视线。

(文•satotakeshi)

铃木朋树|Suzuki Tomoki 田径(田径赛/400m、800m、1500/马拉松) 1994年出生于千叶县。8个月大的时候因为交通事故造成脊髓损伤,中学时期正式开始轮椅田径比赛。以田径赛为主,近年来在马拉松比赛中也取得了好成绩。在2019年伦敦马拉松比赛中获得第3名,被内定为东京2020年残奥会的日本代表。目前,他的目标是获得800米、1500米和田径运动项目的参赛权。丰田汽车员工。兴趣是露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