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订阅 丰田时报
输入您的邮箱进行订阅,提交成功即可生效。
*本人同意将此表格的信息提供给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并同意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向本人发送相关商业性信息、相关咨询。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保证按照 《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隐私政策》的规定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妥善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
丰田时报

?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丰田时报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为什么丰田需要SUPRA。香川主编飞到底特律,直击丰田社长!【底特律车展采访】

目录

让SUPRA回归的强烈执念
谁都不听社长的话
为什么要制造跑车
今后也会踩紧油门

2019年1月14日,在美国底特律举办的北美国际车展中,“那个汽车”回来了。那就是原本就在全世界拥有众多粉丝的日本跑车——SUPRA。

上一代SUPRA在2002年停产。之后沉寂了17年,如今丰田又推出了新的SUPRA。那么为什么需要17年的时间呢?又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机回归呢?

为了探究这个问题的答案,香川主编飞到底特律直击丰田章男社长,进行了采访。

让SUPRA回归的强烈执念

香川
2019年,在这个自动驾驶、混合动力车、纯电动车的时代,丰田时隔17年重新推出了跑车SUPRA。其中最大的原因是什么呢?
丰田
首先是因为我喜欢汽车。
汽车也有各自的特色。我在对丰田车进行调整,试图为每一辆车赋予特色的时候,有一位试车手※曾跟我说过这样的话。 “像你这样的人,连开车都不会,就不要在这里指手画脚。你想指手画脚,至少先学会开车”。 ※丰田曾经的首席试车手成濑弘先生。 丰田
这大概是20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练习开的就是上一代SUPRA。所以我一直有一种执念,就是“总有一天我要让SUPRA回归”。
当时我和那位试车手一同参与到了“LFA”的开发项目当中。“LFA”就好像是丰田和雷克萨斯汽车的独家秘方。LFA的马力有500以上。我此前一直用上一代SUPRA进行训练,直到我的驾驶技术能够达到这一水平。 但是在LFA即将完成开发的时候,这位试车手去世了。之后我成为了社长,我便一直想要使SUPRA这款跑车回归。

谁都不听社长的话

丰田
虽然我是丰田的社长,但是大家谁都不听我的话。还有许多人说在大企业中“汽车就是用来赚取收益的工具”。
香川
原来是这样。
丰田
当然,销量很重要,收益也很重要。但是比起来别人夸我们“销量、收益很高”,“公司规模很大”,“是一个庞大的企业”,我更希望别人夸赞我们的是“制造的汽车非常好”,“拥有优秀的人才”。
当我提出要制造这款车型的时候,只要有人提出“能卖多少辆”,“能创收吗?很明显不能”,就很难在公司里面推行下去。所以我们用了整整10年的时间。 香川
其实您本身对这款车就有很强烈的执念,其实是想更早推出的对吧?
丰田
对,我一直都想实现这件事情。但是我们公司不是社长说往右大家就往右的(笑)。

为什么要制造跑车?

丰田
年初的时候我记得香川主编说过“丰田的社长一直在说改变,改变,究竟真相是什么呢?”
香川
不好意思,失礼了,我确实是这么说的。
丰田
这样反而更能讲出背后真实的故事不是吗?所以主编如果觉得哪里有疑问,直接开门见山地讲就好。
香川
以前大家对于跑车的定位是男人的乐趣,是一种爱好,稍有不慎便会成为一种嗜好。但是现在您一定不是这么想的吧。
丰田
我其实是认同的。100年前,美国有1500万匹马。
香川
就是马力的马,对吧。
丰田
那1500万匹马,现在变成了1500万辆汽车。但是马作为赛马、作为享受骑马乐趣的马保留了下来。
香川
就是骑马时用的马对吧。
丰田
对,现在保留下来的马,是供人们享受骑马乐趣的。这样想来,如果有一天自动驾驶等技术导致汽车变得日常化,那么一定会留下来的汽车,就是Fun to Drive。
在诸多工业产品中,唯一以“爱”相称的工业产品,就是汽车(“爱车”)。虽然自动驾驶就是把人从A地点运输到B地点,但是仅仅做到这一点是不够的。还需要具备出行的乐趣,需要让每个人都能享受到出行的自由。

今后也会踩紧油门

丰田
在残奥会之前,我自以为是地以为,便于收纳轮椅等各种各样物品的汽车是好的汽车。但是有几位残奥会选手告诉我“不不不,我们想坐的是跑车”。他们说:“希望您能为我们生产出,腿不方便的人,手不方便的人,眼睛看不见的人,都可以驾驶的跑车”。这就是我对于自动驾驶的执念。所以我想先把跑车做出来。
香川
2020年,也就是明年,奥运会又将在东京召开。那么我想,将来丰田也会继续制造跑车的,对吧。
丰田
但是可能比较困难。毕竟我在公司里是少数派(笑)。
香川
社长您这样说没关系吗?摄像机还在拍摄。
丰田
没事没事,大家都不听我的话。但是我也是有自己的执念的。经过10年的时间,SUPRA再次回归,也证明了只要肯花时间,没有做不成的事情。
当我们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如果因为别人说做不到就自己宣告放弃,那么一定是做不到的。所以,从这一意义上来说,至少我自己会不断踩紧油门的。 香川
通过这一次的采访我了解到,SUPRA中包含了社长如此强烈的执念,仅这一点,我来底特律就是有意义的。谢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