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订阅 丰田时报
输入您的邮箱进行订阅,提交成功即可生效。
*本人同意将此表格的信息提供给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并同意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向本人发送相关商业性信息、相关咨询。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保证按照 《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隐私政策》的规定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妥善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
丰田时报

?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丰田时报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名为“学园生”的选择 ~支持丰田制造的学校~

目录

丰田社长的话
与父亲的约定
名为“同级同学”的存在

2月19日,冬日的严寒还未消散,丰田赶在日本毕业季之前,率先一步举办了企业内部培训学校“丰田工业学园(以下简称学园)”的毕业仪式。

创始人丰田喜一郎带着“为了用日本人的智慧与技术制造日本国产汽车,首先必须培养汽车制造的人才”这样的想法,在1937年丰田汽车工业(现在的丰田)成立的次年,创办了培养技术人员的“丰田工科青年学校”。也就是现在的学园(爱知县丰田市)。

丰田社长的话

在仪式的最后环节,毕业生代表发言时,丰田社长与含泪朗读致辞的学生握手,最后对他说了一句话。因为麦克风是对着学生的,所以他的声音没有传到会场中,除这2人以外,没有人知道他说了什么。仪式结束后,前来采访的记者询问丰田社长“您刚才对学生说了什么?”时,他这样回答到。

“理央君,请带着自信,向在山口的父母亲说声谢谢。”
为什么丰田社长会说这句话呢?

与父亲的约定

被委任进行毕业生代表致辞的是水月理央(18岁)。他从千里之外的山口县来到学园学习的。

“初三决定未来道路的时候,一开始我想去当地的工业高中。但是仔细考虑了一下,觉得在那里只有学习内容不一样,周边的环境等虽然会有一定的改变,但身边还是那些早就认识的伙伴,会很无聊。在升高中这个关键阶段,我希望把自己放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去,所以就选择了学园。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从小就喜欢汽车。(喜欢的汽车是第2代Supra)”

年仅15岁就想远离家乡,飞向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这背后是想考验自己的能力、努力成长的单纯想法。水月的父母经常教育他的一句话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或许正是这样的教导培养了他的独立精神。

在学校里还有与外国员工交流(最左侧为水月)

但是,当时他的想法没有得到父母的赞同,遭到了强烈的反对。

“实际最后决定要去学园,并把这件事告诉父母是在初三的9、10月的时候。从那以后就和父亲展开了长时间的攻防战。知道会被反对,就一直纠结要不要再提,所以总是说不出口。但是如果父母不同意就去不了。”

考虑到年龄和距离,父母的反应也许是理所当然的。而且,水月是兼职农户(农业之外兼有其他收入来源的农户)家的长子,父亲和则希望他留在家中继承家业。据母亲美和子介绍,水月从小就是一个不让人费心的乖孩子,所以当时觉得只要反对他就会马上放弃去学园学习的计划。但是,水月的意志很坚定。

“以前都没怎么反抗过父母,也没有经历过叛逆期。因为我的父母比较严厉,即使反抗也很难成功(笑)。当时之所以没有放弃,主要是出于2点考虑。一点是因为去学园学习的决定是我考虑到自己的未来才做出的,如果改变想法的话感觉以后会后悔。还有一点是我觉得既然自己决定了,无论是什么都要努力去做。”

因为抵不过他的热情,母亲最终决定支持儿子的决心。但是,直到考试后也还没能得到父亲的同意。

“从学校的老师那里拿到合格通知时,我非常高兴,但是因为必须告知父亲,所以又有些担忧。”

得到母亲的激励后,水月亲手将合格通知交给了父亲,那时父亲问他:“真的做得到吗?”对此他回答说:“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一定会努力。”他将这个约定铭记于心,开始了学园生活。

入学后的新生教育(右起第3人为水月)

名为“同级同学”的存在

在学园里,首先会将丰田纲领、创业精神、在丰田工作的心态等,这些对公司而言绝不能动摇的价值观传授给大家。在此基础上,还会充分教授制造技能,培养能立即在制造、开发一线战斗的战斗力,以及能成为未来一线领导者的人才。除授课外,和普通高中一样开展社团活动也是学园生活的一环。

三年级时,水月所属的足球部发生了“足球事件”(成员之间好像是这么称呼的)。事件的起源是三年级学生去工厂实习不在学园的期间,二年级的成员没有认真整理,丢失了1个足球。

教练为此训斥大家说:“不能珍惜用具的人,没有资格踢球。”所以那天只进行了严格的跑步训练。从工厂实习回来的三年级学生也被要求承担连带责任。

担任队长的水月对同级同学说:“我知道大家都很不高兴,但是现在希望大家能跟上来。”说完就投入了跑步训练。当天顺利地结束了,但是第二天仍然没有恢复到正常的训练,还是继续跑步,于是同级同学中有好几个人表现出了不满情绪。

“作为队长,我希望大家能积极训练,但是那时候有好几个人即使我去给他们鼓劲,也没能调动他们的积极性。”

束手无策的时候,水月去找教练商量,然后教练训斥了那几个三年级学生,说到:“没有干劲就给我离开”。被训斥的成员们甩开想要挽留他们的水月,离开了球场。

但是,没过多久,就看到那几个成员哭着被监督老师带了回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呢?我们询问了当时离开球场的成员之一的小岛广梦。

“教练训斥让我们离开的时候觉得很气愤,但是朝着学园校舍走去的时候,想到‘又给理央添麻烦了’又开始后悔,于是就去找监督老师商量。那时经常发生这样的情况,队伍里无论发生什么,总是理央被训斥,而理央觉得是作为队长却不能管理好成员的自己做得不好,所以总是袒护大家。”

在学园生活中共同度过了最长时间的社团活动的同级同学们,对于水月都抱有这样想法。

“理央除了是足球部的队长以外,还担任着副班长、副宿舍长等各种职务,而且还是日本技能奥林匹克全国大赛的选手。他非常忙,但总是最先考虑身边的人,行动起来比谁都迅速。所以,如果监督老师、教练说了什么不能认同的话,‘如果理央这么说的话我就能接受’,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在社团活动里,带头干大家都讨厌的准备工作和整理工作。在宿舍房间里,翻看着日本技能奥林匹克全国大赛的练习笔记,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也会偶尔抱着被骂的觉悟,尽情地恶作剧。水月就是这样对任何事情都始终全力以赴,正是因为是一直在他身边目睹这一切的伙伴才会有这样的想法吧。

水月接受了回到球场的同伴的道歉,他表示“正因为一起度过了很长时间,才能理解彼此的想法。那件事让我感受到了同伴的好处”,他非常珍重地向我们讲述了在学园生活中与同伴们建立起的羁绊。

然后,小岛继续说道:

“现在我们被分配到一线工作,会遇到很多困难和辛苦的事,但是想到如果是理央的话一定会更加努力,所以为了不输给他,自己也要努力。”

“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一定会努力”,这是水月与父亲的约定。小岛的讲述正是水月3年来不负约定的最好证据。

毕业仪式后,水月直接向母亲表达了感谢之情,但是还没有对因工作而缺席的父亲说。

“就像社长对我说的那样,我想下一次回老家时对他说声‘谢谢’。”

说出这番话的水月,脸上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