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订阅 丰田时报
输入您的邮箱进行订阅,提交成功即可生效。
*本人同意将此表格的信息提供给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并同意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向本人发送相关商业性信息、相关咨询。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保证按照 《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隐私政策》的规定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妥善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
丰田时报

?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丰田时报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主编首次潜入负责保留丰田“本味”的高级技能养成部!【东富士研究所 采访】

目录

最终还是人的乘坐体验说了算
“普通”是最难做到的
自动驾驶時代更需要测试车手

测试车手矢吹掌握着为自动驾驶“调味”的关键。矢吹的大本营在东富士研究所中。这位在纽博格林赛道上驰骋的潇洒测试车手平时都在做哪些工作呢?香川主编潜入了他的工作场所。

矢吹
请进。
香川
好。我进来了。
矢吹
这里是高级技能养成部,我们的办公室。
香川
高级技能养成部。哦,那你们平时都做什么呢?
矢吹
我们是负责监管车辆研发的部门。
香川
车辆研发吗?
矢吹
是的。我们部门开展人才培养工作,同时还有测评车手。
香川
你们还负责人才培养工作啊。
矢吹
是的。我们也要做车辆研发。
香川
还要兼顾。
矢吹
我想请您参观一下我们的办公室。
香川
好的,请带我去吧。我很想看看。

香川
不好意思,打扰了。大家好!这里需要做技术方面的工作,还有车辆方面的……
矢吹
是的。
香川
您平时就在这里工作吗?
矢吹
是的。
香川
你的座位在哪儿呢?
矢吹
现在在那儿。
香川
啊,坐在那儿啊。高级技能养成部这个名字也很棒。
矢吹
说实话,我最近才好不容易习惯了这个名字。
香川
哈哈哈(笑)
矢吹
以前都会加上某某实验部、某某车辆部等等。
香川
高级。这个名字很有丰田社长的风格啊。

矢吹
最后请您参观一下这边的零部件。
香川
好的。
矢吹
这里摆放的是车辆悬架的部件。
香川
啊。
矢吹
乍一看都是长得一模一样的。
香川
每个都不一样吗?在我看来全都一样。
矢吹
其实仔细看会发现有很多不同的种类。这里只包含了一部分车型的零部件。有减震器、螺旋弹簧、防倾斜杆等。

香川
哇,太棒了。
矢吹
这是悬架臂。
香川
这样突然看起来就像是汽车的样子了。
矢吹
大家可能认为我们测试车手只需要负责驾驶工作,其实驾驶工作只是我们工作中很小的一部分。汽车都是完全按照设计制造的,真正乘坐起来,乘坐体验和操作的好坏在于人类的感性。我们可能会感受到悬架不太对,所以要不断调整配件,再重新组装。
香川
原来如此。
矢吹
计算能做到一定的程度,最后还是需要由人来赋予它味道。
香川
原来如此。这些成果会反映到我们驾驶的汽车上,最终会反映到自动驾驶汽车上。这是最终的调味,或者反而也可以说是最初的调味。
矢吹
是的是的,我们做的就是这种微妙的工作。

最终还是人的乘坐体验说了算

矢吹
接下来请您看一下我们实际操作的情况。
香川
好的。
矢吹
其实,这是目前市面上很普通的卡罗拉。目前我们正在进行下一代车型的研讨工作。
香川
原来如此,这项工作才是王道。
矢吹
我们会针对车辆运动性能中的操作安全性性,即行驶、转弯、停止等一系列动作进行研讨。并实际乘坐车辆,调整性能不佳的部件。
香川
原来如此。
矢吹
这项工作要反复不断进行。
香川
所以,您在纽博格林飞速奔驰的体验最终也会体现在这里的工作上吧。
矢吹
您说的没错。虽然在那里开的是赛车,这辆是普通的市售车。
香川
这是卡罗拉。
矢吹
是的,卡罗拉。但都是一样的。
香川
从卡罗拉到赛车都是一样的。
矢吹
是的。
香川
自己先发现问题,找到疑似的问题,再在行驶中检验问题。这就是测试车手的工作,测评车手要做的就是这些。
矢吹
是的。
香川
所以这里是丰田社长最寄予厚望的地方。可以说是丰田的心脏了吧?
矢吹
我的前辈成濑是一位对汽车制造怀有极大热情的人。虽然现在可以通过计算让汽车进一步升级了,但是最终还是要靠人的乘坐体验说了算。而且,在评价后做出改善也是因为有了人的介入才得以实现的。
成濑到最后还一直在强调“最终还是要人去开、去判断、去完善”“要重视车的‘调味’”。我觉得社长应该也是这样想的。我们部门的职责就是要不断培养能够发现这种味道的人。 香川
原来如此,你还要不断培养后继者,能够发现味道的人,这就是丰田的精神吧。
矢吹
是的。

香川
感谢您在纽博格林的关照。所以在这里的工作才是你的本职工作吧。
加藤
是的,这是我的本职工作。
香川
在那里华丽、潇洒的行驶只是表面上的一个瞬间。在这里则是在注视着卡罗拉的减震器。
加藤
是的。
香川
测试车手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呢?
加藤
除了身份之外,还有想要乘坐汽车的心情吧。
香川
确实很喜欢车啊。
加藤
而且,像矢吹这样的前辈们会教给我们很多东西,我们自己也在不断地修炼。我没有想过自己要做什么大事,只是想从中多发现一些可以改进的问题。
香川
不不,可没有那么简单。卡罗拉现在都是已经很成熟的车型了。即便如此还要继续追求改进空间。说明还有改进的余地啊。所有的车都有改进的余地。
矢吹
是的。
香川
原来如此。

矢吹
要想开上测试车,从新员工开始要不断提升等级,我们这里设有初级、中级、高级这样的级别。上面还有S1、S2的级别,我们已经达到了“S2”。要在升级中不断训练。达到更高的级别之后要能够做到快速行驶,并参与许多改善工作。
香川
原来如此。
矢吹
单单只会开车是不行的。
香川
还要有让技能落地的感性。
矢吹
是的,要实现“快速行驶”对于赛车手而言是非常简单的事,我们这里和赛车还不一样。关键不是要快速行驶,而是要在客户的使用环境中慢速行驶,都能从中发现问题。
香川
原来如此,驾驶技术会不断提高吗?
矢吹
我们有专门训练驾驶技术的时间。驾驶不能马虎,要亲身做到按自己的意志行驶,在思考中驾驶,那么驾驶技术总能得到一定程度的提高。最终,还要用到大家与生俱来的感性。但是,即便无法开得很快,只要进行过此类训练就足够做好工作了。
所以,与其说大家是测试车手,不如说进入这个技术部们的人都要进行测试,要更换配件,也要参与设计工作。所以,设计部门的人亲自手握方向盘参与测评的时候,他们也就成为了测试车手,第二天还是照样画图纸。 香川
是这样啊,要做很多工作。
矢吹
没错。

“普通”是最难做到的

香川
请您用一句话概括一下,丰田的本味到底是什么呢?
矢吹
最重要的也是我们反复提到的“安全、放心”。这是很难做到的,驾驶员也是在不断转动(方向盘)中做到(转弯)的。
香川
提到感性,有的人可能会比较出挑,提出一些异乎寻常额想法。尤其是年轻的测评车手们会有很多创新的想法,同时也要将安全、放心融入其中,创造出丰田的特色。这是你们的工作,也是你们的使命吧。
矢吹
很特别的车会很难驾驶。普通反而是最难做到的。
香川
是啊。普通反而是最难做到的。的确如此。
矢吹
我们每天都在努力做好普通的汽车。
香川
这就是大家每天的工作啊。
矢吹
是的。但是很难做到普通啊。如果很普通的话,就会很硬。做得太软了又会失去韧性,无法沿直线行驶。很难保持平衡。
香川
但是,最伟大的汽车往往是普通的汽车。
矢吹
我也认为是普通的汽车。在人们想停止、想行驶、想转弯的时候能够完全按照感性行驶才能算是最好的。
香川
为了做到这一点,在纽博格林也要开出时速250公里。
矢吹
是的。
香川
然后还是要做出普通的汽车。
矢吹
是的。
香川
似乎确实是这样。

自动驾驶時代更需要测试车手

香川
我在纽博格林的时候曾经对你说过,如果进入自动驾驶的时代是不是就不需要你这样的人了。今天看到很多驾驶场景,让我切身感受到了你的作用,我要真诚地向你道歉。
矢吹
没关系。
香川
我发现了你才是自动驾驶发端的源泉。真的很对不起。
矢吹
您谬赞了,谢谢您的认可。
香川
还好我及时发现,不然得被撤职了。越是发展自动驾驶就越需要您这样的人。
矢吹
谢谢。
香川
我对自动驾驶的认识还是太浅薄了。实在抱歉。今天我又能以主编的身份重新、认真地进行采访。清晰地了解到了您的驾驶技术成为模型,再嵌入软件,运用到自动驾驶之中的整个过程。
矢吹
我们会继续努力的。
香川
请加油!社长肯定会给你们大把大把地投钱的(笑)。
矢吹
我很期待(笑)。

<相关链接> #22 自动驾驶也有高下之分!?(东富士研究所前篇) #23 自动驾驶,未来可期(东富士研究所后篇) #24 丰田要实现的不是自动驾驶,而是自“働”驾驶 #26 香川主编从自动驾驶中学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