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订阅 丰田时报
输入您的邮箱进行订阅,提交成功即可生效。
*本人同意将此表格的信息提供给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并同意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向本人发送相关商业性信息、相关咨询。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保证按照 《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隐私政策》的规定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妥善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
丰田时报

?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丰田时报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副社长也向往的白色帽子 河合副社长采访全文【丰田工业学院采访】

目录

有50多年历史的晨会
为了后辈和部下,请担起这份职责
副社长也向往的大叔的白色帽子

丰田工业学院的毕业生们现在已经成为制造现场的领导,活跃在丰田的各个角落。其中代表性的人物就是1966年从学院毕业的河合满副社长。从生产一线打拼到公司2号人物的河合副社长,其工作起点居然是“大叔的白色帽子”。

有50多年历史的晨会

香川
副社长,你好,听说您是活跃在丰田的毕业生,想来采访一下。
副社长
啊,你好。
香川
我叫香川。请多多指教。
副社长
这里是我的母校。
香川
谢谢您。今天还请多多关照。
副社长
不客气。
香川
您从这里毕业,应该挺长时间了吧。
副社长
1963年(入学)。从初中毕业后就来到这里,在这里度过了3年时光,然后立即就进入了生产一线。
香川
原来如此。您觉得这里没变的东西是什么呢。
副社长
当时我们进来的时候,也是每天早晨在这里开晨会。这一点完全没有变化。
香川
没有变化吗?
副社长
当时也有类似纪律培训的内容。还有就是团体训练。也就是组成团体或团队进行训练。

为了后辈和部下,请担起这份职责

香川
我今天才听说这里不仅免学费,而且还能得到补助。之前也是这样的吗?
副社长
是的,是的。在我小学4年级的时候,父亲去世了。家里剩下母亲一人,还有两个妹妹。我那时候不想上学。但是母亲哭着要我读高中,但是当时我喜欢鼓捣东西,所以就想成为木匠或者寿司师傅。但是当我跟母亲说不去读高中时,母亲哭了,非让我去读高中。
香川
应该是希望您至少拿一个高中文凭吧。
副社长
父亲原来就在丰田工作。后来因为癌症去世了。所以我就想,如果我说想去父亲待过的地方,母亲应该会答应。当我说出要“进培养学校”时,学校的老师对我说“像你这样的笨蛋绝对进不去”。但是,最终还是参加了考试,当时想着如果不及格就去做木工。后来总算是进去了。
香川
那当时应该是顺利通过考试了吧。
副社长
不算顺利,大概是最后一名。
香川
但是现在不是成为2号人物了嘛(笑)。像社长这样,描述自己为“我就是少爷出身”的人,他将您这个从底层培养出来、出身于这个工业学园的人提拔为副社长,有什么深意在其中吗?
副社长
当时我担任的是专务一职,当听到提拔的消息时,我直接拒绝了。
香川
哦,是吗。
副社长
因为我只是初中毕业。当时,这里还不算个学校,只能算半个学校。中学毕业后,就在培训所接受培训。所以一看当时的丰田内部情况,当时我就说“不行,我做不了”。我记得后来社长对我说,只管做就是了,请接受这个职位,而我回答说,如果没有这个头衔的话我就去做。我还想着社长会说如果不是专务董事的话,随时都可以做。但是最后,社长却说“为了后辈跟部下,请担起这份职责”。这句话触动了我。
香川
这句话戳中了您的软肋吧。
副社长
是大家支持我走到现在,就算现在我处于这样一个位置,大家也还是会一呼百应地为我加油。一直是这样过来的。

副社长也向往的大叔的白色帽子

香川
出身于丰田工业学园的学生,一般会成为在生产一线摸爬滚打的匠人,然后逐渐变成指导后辈的人,担任管理职位或者其他,这时,这些人就成为了社长口中所说的大叔。大叔这个称呼,对一般人来说,都是一个不太好的称呼。但是在丰田,很自然地在使用这个称呼,这是很罕见的。
副社长
生产一线的组长就是大叔。大叔中的最高级别就是工长。
香川
工长是吧。
副社长
组长上边就是工长。这个职位的人是非常有威严的。在我自己的房间里,至今还装饰着工长的帽子,白色帽子可是只有1个人才能戴的。带着白色帽子,迈着飒爽的步伐巡视。我觉得是非常酷的。
他负责的工作很多,对情况也都非常熟悉,也能很好地照顾部下。而且态度坚决,不管上司怎么说,不管是科长说的,还是部长说的,只要自己不能接受,就绝对不做。真的是非常酷。我当时还在想,我们这儿的大叔对部长那么说话真的可以吗。但是大叔的态度很坚决“不行就是不行!” 很多情况下,都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锻炼毕业的技术人员。锻炼到不需要说得很明白就知道该怎么做的程度。如果对方能够很有耐性地对待工作,那么就进一步严加管教,不断地让他做事。看到这种样子的工长,我萌生了想要成为这样的人的想法。所以,最初我所向往的就是这样一种形象。 香川
在今天的晨会上,也有一个学生说道“想要尽早成为像河合副社长这样的大叔!”。
学生
我的偶像是生产一线的大叔!
香川
当时我想,你才18岁,就想变成大叔吗?但是,转念一想,这不正是副社长过去的样子吗,所以我确信这种信念已经传达给学生了。
香川
因为那种状态还是很酷的。哦,这是副社长的签名。关于这顶帽子的故事,还请您讲下。
副社长
我是以此为目标的,后来也戴上了这顶帽子。
香川
哦。从蓝色变成了白色。
副社长
我当次长的时候,虽然丰田的组织架构还没有现在这么扁平化,但是因为要对帽子进行一些改变,就将所有的帽子全换了。
香川
是吗。
副社长
于是,所有人都是藏青色帽子。工长也是藏青色的帽子。这都是人事的杰作。当时我想这可不行,工长的帽子必须是白色的。
香川
看起来您一直记忆深刻呀。
副社长
我当时想必须这么做。所以,在董事会上当着董事的面,我拿着旧版的帽子过去了。把帽子洗干净戴上,到董事当中,然后说就要这样的。当我说“希望做成这样的”的时候,其他的董事们,好像是当时的副社长说“对了,我是被这顶帽子严格敲打出来的,现在戴这帽子的是这个工长,我是被生产一线的工长培养出来的”。然后大家都随声附和。然后,我就说我“一定要白色的”,人事就说“已经在制作了”。我说那就给我停下来,所以最终才改为了白色帽子。这顶白色帽子上有丰田标志的刺绣。
香川
确实是。
副社长
只有这顶因为要刺绣,所以厚度稍厚。这是后来做成的新版。
香川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副社长
所以,就是这样。
香川
只有那个地方,红色的地方隆起来呢。
副社长
总之,我的部下当中,也有人对我说不要弄脏这顶帽子,千万不要弄脏这顶帽子。弄脏的话,你就去好好伺候部下吧。
香川
原来如此。这就是目标的一种象征吧。
副社长
是的。
香川
所以才看起来在发光似的。原来是这么回事。
副社长
所以,技术类员工的最高目标就是工长。
香川
也就是所谓的大叔之王吧。
副社长
这就是大叔。
香川
大叔。KOO。KING OF OYAJI。(笑)
NA
丰田时报。

<相关链接> 丰田工业学院 采访 “人才培养”才是丰田的强项 支撑丰田制造的丰田工业学园究竟是什么样的? 人生中最充实的三年 学生采访 生产一线才是丰田的强项 丰田社长采访全文 主编钦佩努力上进的学生们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