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订阅 丰田时报
输入您的邮箱进行订阅,提交成功即可生效。
*本人同意将此表格的信息提供给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并同意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向本人发送相关商业性信息、相关咨询。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保证按照 《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隐私政策》的规定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妥善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
丰田时报

?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丰田时报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走进丰田汽车打造的月面探测车(前篇)

目录

丰田汽车与JAXA合作研发的月面探测车
重现宇宙空间的大规模实验设施
“工程师的好奇心”挽救了整个项目
日本应在何处一决胜负?

“呼叫休斯顿,这里是丰田时报主编香川照之”
香川主编身着宇航服,俨然已成为一名宇航员。

此次香川主编到访的是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JAXA)的筑波宇宙中心。据说,丰田汽车正与JAXA合作,共同研发载人月球探测车。话虽如此,丰田汽车在地球上有堆积如山的问题等待解决,例如以自动驾驶为核心的“CASE”“Woven City”等等,为何要涉足宇宙呢?为了探究其中的原因,香川主编开始了他的采访。

丰田汽车与JAXA合作研发的月面探测车

在筑波宇宙中心迎接香川主编的,是来自JAXA的项目特别成员——宇航员若田光一。他曾先后乘坐美国的航天飞船和俄罗斯的联盟号4次前往太空,最长曾在太空中生活超过6个月,是太空的专家。

香川
地球是不是真的很蓝?
若田
是啊。而且是各种各样的蓝,有深有浅,表情各异。亲眼看到的时候真的非常激动,对于我们能够生活在如此美丽的星球上,内心充满了感激之情。

若田先生介绍道,丰田汽车与JAXA联合研发的是“载人加压探测车”,这是一款载着宇航员在月球表面进行探测工作的车辆。不仅是丰田汽车,这个项目还得到了许多拥有先进技术的日本企业的配合,正举日本全国之力加以推进。

与普通汽车相比,月面探测车研发的难点在哪里呢?若田先生首先提到了月球表面环境的严酷。月球表面昼夜都会持续2周左右。温度在白天会升至120摄氏度,而夜晚则降至零下170摄氏度。即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月面探测车也要保证车中的人能够舒适、安全的生活。当然,还必须具备能够在月球表面行驶的能力。

若田
宇航员在进行各种探测工作时,必须在这个探测车中长时间生活,因此需要“移动”和“保证人类舒适、安全生活”这两方面的技术,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项目。
香川
我很期待稍后能听您介绍详细的情况。麻烦您了。

重现宇宙空间的大规模实验设施

在若田先生的带领下,马上就要进入设施内参观了。先换上印有JAXA标志的白色大褂。“我也是JAXA的一员啦!”香川主编兴奋的喊道。

走在设施里,眼前出现的是一扇巨大的圆盘形的门。向侧面滑开后,内部一片漆黑。这一装置被称为太空模拟室,用于重现太空的真空和极低温环境。零下170摄氏度的月球表面低温环境也可以在这里进行模拟。

随后我们来到的房间是屏蔽室。墙壁、房顶、地板上均有无数的凸起。实际上,这一形状是为了抑制信号的反射,可以重现航天飞机自身发出的信号不会被反射回来的广阔的太空信号环境。

接着若田先生带香川主编来到了操作总控室。在这里,对国际空间站的日本实验舱“希望号”进行实际控制。空间站内是无重力(准确地说是微重力)状态,在那里运行被称为“Centrifuge”的离心加速器后,即可营造出月球表面仅有地球六分之一的重力状态。

若田
在六分之一的重力下汽车将如何行驶?月球上有一种名为表岩屑的砂,在这种不同于地球上的土质或者混凝土质地的斜面上,能否真的开上去,都需要实际在“希望号”实验舱的离心加速器中重现,并研究表岩屑的变化。这样的研究实际上也都需要用到空间站。
香川
原来如此。

“工程师的好奇心”挽救了整个项目

为丰田汽车和JAXA创造了合作契机的是丰田汽车先进技术开发公司月面探测车研发的大村幸人和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国际宇宙探测中心的末永和也二位。

丰田汽车的大村先生之所以将目光转向宇宙,是源于他参加的一次名为“思考20年后、30年后的丰田”的项目。丰田一直以来都致力于打造如其代表车型兰德酷路泽一般,开拓前人未到之地,刺激人类探究之心的汽车。而关于今后丰田应进军哪一领域进行思考时,大村先生想到的是“丰田×宇宙”能否碰撞出火花。

另一方面,JAXA的末永先生一直都有“想要将丰田拉到宇宙开发的第一线,为日本的宇宙开发带来改变”的想法。本以为这两个人相遇后这一项目将会得到飞速推进,然而现实却并没有那么简单。

丰田汽车内部质疑“这真的对公司有帮助吗?”等等,反对的意见很多。甚至未能获得进入最后一轮策划说明的机会,整个策划一度被驳回。在这样的情况下挽救了整个项目的,是丰田汽车的执行董事寺师茂树。

末永
这个策划之前被打回去了。
大村
公司里的反应各种各样。有人说“这真的对公司有帮助吗”。当然这话也的确没错。
末永
最后没有给他们在决策委员会进行策划介绍的机会。
大村
后来上司跟我说不如在丰田试试看,那时我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的动力也正源于期待这个项目能在丰田进行”。于是我重拾信心,去跟我们的寺师董事谈,并正式获得了他的许可,开始为项目进行准备。

那么寺师董事为什么要挽救这个项目呢?我就当初的意图和这个项目的意义对寺师董事进行了采访。

香川
据刚才末永先生和大村先生说,他们本来准备做5分钟的介绍,10分钟用来提问,结果您在5分钟的介绍只说了3分钟时就表示“可以,我们来做吧”。
寺师
我觉得这大概是源于工程师的好奇心吧。一直以来,工程师的工作就是不断了解未知的事项并加以解决。当我听到月球表面时,意识到在这之前还要有一个过程先去了解未知的是什么。
香川
嗯,确实要先从这一步开始。
寺师
所以,我最先想到的是“这一过程在我们日常的工作中是无法完成的”“这个一定要试一试”。而且,我当时大概想的是“我想自己做做看”。

日本应在何处一决胜负?

为什么选择了月面探测车作为项目主题呢?末永先生向我说明了理由。目前,人类正试图将活动领域由人造卫星或国际空间站环绕的低地球轨道扩大至月球或火星。2030年以后在月球表面建设基地的宏伟计划也已经在国际合作体制下启动。

那么,日本在这其中要做什么呢?这一点非常重要。

末永
开展国际合作不仅意味着合作,也意味着竞争。大家都希望“由自己的国家负责最重要的部分”。其中,要说日本擅长什么样的技术,一个是在“希望号”中培养的载人航天滞留技术,另一个则是汽车。将这两项技术相结合,便是日本应做,且只有日本能够实现的技术——“载人加压探测车”。这既是我们的心愿所在,也背负着国家的威信。
香川
是啊。

接后篇。

<相关链接> 【JAXA采访】走进丰田汽车打造的月面探测车(后篇) 【JAXA采访】“有梦之人”创造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