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订阅 丰田时报
输入您的邮箱进行订阅,提交成功即可生效。
*本人同意将此表格的信息提供给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并同意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向本人发送相关商业性信息、相关咨询。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保证按照 《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隐私政策》的规定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妥善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
丰田时报

?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丰田时报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从过去到未来。我们的目标是建造宏伟的实证试验城市(前篇)

目录

新人记者森田京之介首秀!
东富士工厂的历史将与这个城市的未来相关联
今天才是真正“开始的日子”
长久以来支撑丰田生产的东富士工厂
在1400人前宣布“关闭工厂”的那天
丰田社长口中的“实证试验城市”构想
53年持续生产Century的“工坊”
Woven City并非建设在空地上

2020年1月,丰田社长在世界最大规模的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CES)上正式宣布未来实证试验城市“Woven City”的有关构想。之后的一年内,尽管一场始料未及的新冠病毒疫情席卷全球,但是Woven City项目依然按照计划推进。终于在2021年2月23日迎来了开工前的奠基仪式。

Woven City将在丰田汽车东日本公司(TMEJ)东富士工厂旧址上建设。东富士工厂自1967年成立以来,在长达53年的岁月里都是支撑丰田生产的中流砥柱。在这片土地上诞生了许多丰田的代表车型,包括构建日本移动出行的JPN TAXI、倾注匠心匠技的高级轿车Century等。这样一家历史悠久的工厂将蜕变为一个创造丰田未来的城市。此次的奠基仪式不仅宣告着一个时代的落幕,更是翻开新时代篇章的第一步。

为了见证这值得纪念的一天,香川主编亲赴东富士工厂。随主编前来的还有负责这次采访的新人记者。

新人记者森田京之介首秀!

2019年TOYOTimes栏目启动,香川主编曾经说过这样一句意气风发的话。

“我对真相有一种执念。在我看来,如果不能追究到真相,今后也不会有光明的未来。”香川主编的确言出必行,亲身深入、细致采访,不断追寻丰田背后的“真相”。有一位记者对主编的话语和TOYOTimes栏目产生共鸣,希望与主编共同见证未来,他就是森田京之介。

森田曾作为东京电视台的播音员,活跃在新闻、体育等各类节目中,还曾被派遣到纽约工作,可谓前途一片光明。但是在采访工作中,森田开始对丰田产生了兴趣,终于在2021年正式进入丰田公司。这次的采访是他作为TOYOTimes记者的首秀。湛蓝的天空下,遥望着皑皑白雪覆盖的富士山,香川主编和森田记者踏上了东富士工厂的土地。

“大家好,我是TOYOTimes的新人记者森田京之介。”不愧是前电视台播音员,森田记者的开场白简洁流畅,但是一旁的香川主编有些不满意。由于TOYOTimes采用的是主持人手持摄像机自拍采访的方式,除了需要口齿伶俐,自拍时还需要考虑到适合观众观看的视角。自拍时心中必须时刻注意狭窄的画面中的图像效果。“这样会使招牌看起来很小,所以焦距要拉得更远!”在香川主编细致的指导下,森田记者继续报道。

东富士工厂的历史将与这个城市的未来关联

两人终于进入了奠基仪式的会场。所谓奠基仪式是向土地之神祈求建筑工程的许可,并祈祷工程顺利的仪式。参加此次奠基仪式的除了丰田章男社长、丰田Woven Planet Holdings首席执行官(CEO)James Kuffner、丰田汽车东日本公司(TMEJ)社长宫内一公等公司内部人士,还有静冈县知事川胜平、裾野市市长高村谦二等众多嘉宾。仪式在庄严肃穆的气氛中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丰田社长进行了现场演讲,首先诚挚地感谢了当地民众,接下来对在这片土地长久以来支持丰田汽车的工厂表达了自己炽热的想法。

去年12月9日,在当地人们的支持下、坚持生产53年的丰田汽车东日本公司东富士工厂落下了帷幕。
在这里工作的7000人,
每天在这里留下1400万步足迹。
总计生产752万台汽车。
从Century到JPN TAXI,生产了各种各样的车型从这里走向世界各地。
这是一家推动日本机械化、支持了人们的生活、创造汽车文化的工厂。

新的城市将继承东富士工厂精益求精的DNA,社长庄严承诺“东富士工厂的历史将与这个城市的未来关联。”这言语之间、表情之中都深切地传递出东富士工厂历史的重要性,以及承接其历史,迈向未来的决心和觉悟。

仪式结束后,两人试图采访丰田社长,但是社长背向他们,转身离去,采访未能成功。

今天才是真正“开始的日子”

重振旗鼓的两人成功采访到了Woven Planet Holdings首席执行官(CEO)James Kuffner。Kuffner还在Woven Planet Holdings的前身TRI-AD技术研究院工作时,香川主编曾经就自动驾驶技术采访过他,因此两人是旧相识。当香川主编向对方介绍森田记者后,森田记者马上开始用英语采访Kuffner先生。曾经被派遣到纽约工作的森田记者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在一旁的香川主编一脸复杂地看着两位,仿佛在不甘心地说“我被冷落了。”

Woven Planet Holdings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2020年7月,专注于自动驾驶技术开发和应用的TRI-AD技术研究院宣布重组,转向新公司体制,成立新控股公司Woven Planet Holdings。该控股公司下设三家子公司,分别为专注于自动驾驶技术领域的Woven Core、负责丰田Woven City等新业务领域的Woven Alpha以及向众多合作伙伴进行战略性投资的投资基金Woven Capital。

2021年1月新公司体制启动,新公司名中已看不到丰田的字眼,是以Planet(行星)的大视角探索未来幸福。Kuffner首席执行官说道“面向未来的挑战即将开始”。言语之间坚定的决心表露无遗。

森田
现在终于动工了,您现在心情怎么样?
Kuffner
社长在CES上的宣布,真的只是一个开始的开始。从那之后,我们招兵买马,创建团队,进行工程设计。
(中略)
因此今天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开始的日子”。
森田
这片土地承载着丰田工厂悠久的历史。对于在这里工作多年的丰田员工,您有什么想和他们说的吗?
Kuffner
这是一个特殊的地方,丰田汽车东日本公司(TMEJ)的工厂在这里成长壮大,许许多多的人们在这里工作。在长达53年的时光里,他们在这里制造了许多车型。这些过去的缔造者将成为Woven City的创始成员,正因为他们顽强拼搏,努力进取,我们才能建成Woven City。
我对曾经在这里挥洒几代人汗水的员工及其家人表达深深的谢意。在过去漫长的时光里,是他们呕心沥血、不懈努力创造出“价值”,才给与我们在这片工厂旧址上构建前所未有的新事物的机会。

长久以来支撑丰田生产的东富士工厂

2020年12月9日,东富士工厂落下了历史帷幕。第二天,悬挂着 “感谢您长期以来对本厂的支持” 横幅的最后一台JPN TAXI在众多员工热烈的掌声中下线。在这里,一共生产了752万辆汽车,丰田Sport 800、Mark II、Corolla Levin/Sprinter Trueno、Supra、Crown、Century、JPN TAXI等都诞生在这里。借用丰田社长的话来说,这些都是“真正推动了日本汽车普及化”的车型。

在丰田汽车东日本公司董事会会长白根武史、东富士工厂厂长阿部重三,以及负责工厂关闭工作的综合中心管理室的松冈俊哉的陪同下,两位采访者参观了工厂内部。就在三个月前,这里还是机器林立轰鸣、无数匆忙的身影穿梭往来的生产一线。但是现在大部分机器设备已经被搬走,而剩下的设备也都寂静无声地放置在那里。只有Century的制造人员为来厂参观的小学生们亲笔绘制的那幅大海壁画还闪现着过去工厂充满活力时的样子。

三个人带着不舍,热情地给两位采访者介绍“这里原来摆放这个”、“这个地方原来有这个”,言语之间满是难以割舍的回忆。

香川
是不是觉得有点落寞呢?
松冈
很落寞啊,我当初是从事设备维护工作的,这里留下了太多回忆,心中真的感觉空荡荡的。

在1400人前宣布“关闭工厂”的那天

在宣布工厂关闭之前,这家工厂一直以来生产处处体现匠心的Century车型和要求具有超凡耐用性的JPN TAXI车型。这两款车型的生产都需要经验累积和高超的技术能力,并非任何工厂都可以制造出来。只有这里拥有这样高水平的生产技术。

丰田汽车东日本公司将东富士工厂积累的几乎所有技术和知识都传授给了日本东北工厂,大幅度提高了日本东北工厂的产量。最终,历史悠久的东富士工厂完成了自己的使命,面临关闭。当时做出这一决定的白根会长为大家讲述了这一段回忆,

白根
我想无论是谁担任(丰田汽车东日本公司)社长,应该都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其中,直到最后还一直坚决反对的是阿部厂长。他坚持不懈地提交了多个改进方案,“以这种方式可以做到”、“以这种方式可以提高竞争力”等等,但都无法改变大方向。

做出这一决定的白根会长首先想到的是“一定要由我自己告诉员工”。当时紧急召集1400名员工,亲自宣布这一决定。“非常抱歉,这家工厂将被关闭,请大家与日本东北工厂携手合作。”

虽然当时突然听到这些话语的员工们一时面面相觑、不知所措。但是之后,员工们都积极给予了配合。

白根
工厂里的每个人都很优秀,每天这里都在进行各种改善活动,产量不断提高。这其中的软实力、优秀的人才都被输送到日本东北工厂。
在过去的日子里,工人们为工厂倾注了各种心血,现在他们将这些智慧都带去了日本东北工厂,因此,日本东北工厂一定会变得更加强大。

丰田社长口中的“实证试验城市”构想

2018年7月,在丰田正式决定关闭东富士工厂后的某天,前来参观第三代Century下线仪式的丰田社长来到了工厂,站在了众多的员工面前。

“我很期待能去日本东北工厂继续用自己的双手制造汽车,但是有些工友因个人原因无法与我同行,每当想到他们,我的心情就会变得格外沉重。”

丰田社长一字一句静静地听着这位饱含泪水的员工诉说心中的痛楚。当被这位员工问及“丰田对东富士工厂是如何打算的”时,社长回答了一个出乎意料的宏伟计划。

丰田
我计划将东富士工厂变为自动驾驶技术的“大型互联实证试验城市”,一个可以为未来50年的汽车制造和自动驾驶做出贡献的圣地。尽管现阶段,这还只是一个构想,但是我认为有志者事竟成。

白根
我曾经跟丰田社长探讨过(工厂的未来),他回答我说:“我会全力支持。”当时我突然意识到,啊,社长计划以这样的方式考虑我们的将来。

这一幕发生在2020年1月,也就是社长在CES上宣布“Woven City”构想的约一年半前。从这一刻开始,东富士工厂53年的历史将与未来相连。

香川
今天举行了这么隆重的奠基仪式,大家的心情怎么样?
白根
今天的天气非常好,能够看清整个富士山的全貌。感觉我们正在宣告未来。
香川
白根会长,让我们一起期待吧!丰田社长一定会言出必行的。我们也会继续关注,持续报道。

53年持续生产Century的“工坊”

Century是东富士工厂生产的代表车型之一。天皇陛下、内阁总理大臣以及很多重要人士都曾乘坐过这款车。无需赘言,这款车型是轿车品牌的巅峰。1967年,第一代Century诞生,同年东富士工厂竣工。实际上,东富士工厂生产了53年的Century。

当香川主编和森田记者走出工厂时,一台上一代Century正在静静地等待他们。几代家人都曾经乘坐过Century的香川主编感慨万分地坐了进去。此行的目的地就是历代Century的诞生之地——名为“Century工坊”的地方。正因为Century的生产需要高水平的制造技术,为表示尊敬,这里被称为“工坊”而不是车间。但由于现在工厂已经关闭,Century的生产将移交给爱知县的元町工厂。

当森田记者问到关闭这饱含心血和回忆的工坊来建造Woven City,是怎样的心情时,白根会长是这样回答的。

白根
对于我们这些过去在制造汽车中锻造“制造力”的人来说,活用工厂的土地实现更高远的城市发展目标是一件非常值得开心、非常难得的一件事。
10年、20年后,当这座城市逐步发展,变得越来越全球化时,回首往事,会发现这所城市的起源来自于日本的裾野。进一步追溯,会发现这所城市的前身是生产了包括Century在内的各种车型、拥有53年历史的工厂。无论何时追忆,都能想到彼此之间这样的关联,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吗?

Woven City并非建设在空地上

完成一天采访后香川主编和森田记者深切地感受到,Woven City绝不是建设在一片空地上,而是建设在包含那些全身心投身于制造业的人们的心血、汗水以及泪水的地方。

森田
Woven City本身是一个“相互连接”的互联城市,但我认为最终它也会变成“相互连接”的桥梁。连接过去和未来、东富士工厂和日本东北工厂,甚至从东富士工厂走向世界。这里将成为一个传播基地,这就是我在今天的采访中印象最深的一点。
香川
那就请你亲自踏上Woven City这所大桥所连接的另一端“未来”吧。通过你的采访,让我们看看这片土地上最终会筑造出什么样的未来?
还有一个重要任务,那就是去独立完成这些采访,用自己的方式来完成,所以请尽情地发挥吧。 森田
我一定会努力的!

就这样,森田记者在接受香川主编安排的单独采访任务后,只身前往位于日本桥的Woven Planet公司。丰田勾画的“未来”蓝图到底是什么样的呢?为了将宏伟蓝图变成美好现实,丰田正在实施什么开发活动呢?下一期的TOYOTimes将为大家呈现森田记者来自Woven City开发第一线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