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订阅 丰田时报
输入您的邮箱进行订阅,提交成功即可生效。
*本人同意将此表格的信息提供给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并同意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向本人发送相关商业性信息、相关咨询。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保证按照 《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隐私政策》的规定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妥善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
丰田时报

?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丰田时报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衣浦工厂漫步~丰田章男眼中的风景

目录

未打招呼的走访——“一石三鸟”
贯彻“理所当然”之事的晨会
休息室与柿种
走上岗位后“逐渐遗忘的事”
衣浦的挑战
力争成为“被选中的工厂”

未打招呼的走访——“一石三鸟”

“与之前走访时判若两厂”。这是丰田社长8月底走访位于爱知县碧南市的衣浦工厂时的感受。距离上次到这里走访已有2年半的时间。询问后才得知,公司方面在春季谈判上给出“特殊答复”后,该工厂开始尝试新的挑战。丰田社长究竟看到了什么?有何感受?TOYOTimes编辑部为了解社长的真实想法前往到了一线。

衣浦工厂位于总公司(爱知县丰田市)南边,负责生产变速器等驱动零件。该工厂于41年前的1978年开始投产,占地面积约为84万平方米。虽然走访的日期不同,但我们根据丰田社长实际走访的行程,在相同的时间走了相同的路线。

早晨8点25分左右抵达工厂,有两位“老师傅”出来迎接了我们。他们是铸锻造部次长文堂弘己和第二变速器制造部次长堀合广光。丰田社长走访时,负责陪同的也是这两位。

丰田社长走访一线时,通常都有副社长河合满随行。河合熟知丰田公司一线的情况,是“老师傅”中的“老师傅”。而且肯定都是提前“不打招呼”。问其原因,丰田社长是这么说的。

丰田:
“若是‘领导视察’,肯定有很多人要花时间为此准备。领导走后,他们就会松口气道‘啊呀呀,终于送走了’。而如果是突然前往,由于事先没有准备,他们虽然会不知所措,但我回去时,大家会面带笑容。而且为我带路的人最了解一线的情况,也不会对一线造成负担。这样可以一石二鸟,甚至三鸟。”

河合陪同丰田社长前往一线时,会在快到之前才给一线的“老师傅”熟人打电话。电话中也只有“我现在和社长一起过去”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这次电话打给了文堂和堀合两人。

我们在两人的引领下从入口经办公楼进到了第二工厂。每次与人擦身而过,对方都会主动问好。我们也会向对方问好。这声“你好”让我们感受到衣浦工厂员工的开朗。把这一感受告诉衣浦工厂厂长新美俊生后,他如此说道。“我经常要求大家主动和他人打招呼。这是所有沟通交流的第一步,也是打造开朗的企业文化的基础。大家都能够理解我的这种想法,并付诸于了行动。每当想到这儿,我内心都充满感激”。丰田社长大概也是同样的感受吧。

贯彻“理所当然”之事的晨会

我们首先被带到早晨的会议现场。生产技术及制造的各位负责人和配套企业的负责人正聚集在一起开“晨会”,为Direct Shift-CVT(全球首例带起步齿轮的汽车用CVT)的生产做准备工作。这天大约有20家配套企业的领导参加了会议。据说他们平时都是这样确认前几天问题、当天作业内容、以及安全和健康状态的。最多的时候会有40~50家公司列席会议,这里面是有原因的。5年前在衣浦工厂的配套企业中发生过重大灾害。他们无法忘记当时的那场事故,认为涉及到岗位安全问题时不分公司内外,所以改为“全员参加”进行确认的方式。

丰田社长像说口头禅一样反复强调工作的优先顺序。这句口头禅便是“①安全、②质量、③数量、④成本”。丰田公司过去倾向于对增加“数量”(销售量等)或削减“成本”的员工进行“嘉奖”。相比之下,做好“安全”“质量”工作被认为“理所当然”。虽然这些工作很少得到“嘉奖”,但却着实存在很大难度,若是平时贯彻不到位,那么肯定无法收到良好效果。

丰田社长在灾害问题上常说:“我可能无法真正体会到因灾害受苦受难的那些人的真实感受。但我可以做到永远牢记发生过严重灾害这一事实。”一线员工没有忘记过去的灾害,在实际工作中坚持“安全高于一切”的原则。丰田社长应该也将这一幕看在眼中了吧。

休息室与柿种

丰田社长在休息区与工厂员工谈笑

接下来我们被带到CVT(无级变速器)量产生产线。路过了晨会开始前的休息区。丰田社长上次走访衣浦是在2017年3月。那时的衣浦非常繁忙,三班倒连轴转,情况异常糟糕,社长亲临一线是为了慰问员工。据说那时候丰田社长也曾在这里停留过。

休息区与接待丰田社长和河合时一样还准备了“柿种(一种膨化食品)”。“我昨天刚买的。这款柿种,芥末味儿。”“我也请社长吃了柿种。在碧南Valor(连锁超市)买的。你不知道Valor吗?”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热情得让我们忘了这是第一次来。在欢声笑语中我们借机询问了丰田社长来访时的情形。

社长一进屋便问:“认识我吗?”。“哎?这不是社长么?”年轻员工福井琴绘吃惊地回答道。福井不知道2年前社长走访过衣浦工厂。我们问他与社长谈话时有什么感受。他说:“社长没戴眼镜,刚开始我没认出来。心想不会是社长吧?他老人家真的来了?大概就是这种感觉。”丰田社长笑着对一脸疑惑的福井说:“认识我(是社长)啊。啊,不错不错。这下放心了。”

那时正好是暑假放完后不久,车间的员工们从老家回来时带了不少土特产放在休息区。丰田社长看到后问:“这儿怎么有这么多吃的?”就这么自然而然地聊了起来。大家吃着当地超市买的“柿种”随便聊着。丰田社长随口说道:“一线这些方面很温暖,确实不错。”一线的这种氛围会让人忘记头衔。丰田社长很喜欢这种氛围。在休息区与大家闲聊的过程中,我们想起了河合的话。

河合:
“汽车制造一线的工作必须以团队为单位来完成。少了任何一位,汽车都制造不出来。自己休息了,会给其他人添麻烦。所以,不管是下大雨还是下大雪,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大家都会去上班。这就是一线的团队协作。”

大家都是汽车制造的一员。就算丰田社长站在面前,这一点可能都无法改变。似乎可以听到丰田社长那爽朗的笑声。

最后福井还告诉我们:“社长走时还和我握了手。完全感觉不出有社长的架子。”这时有位同事吐槽到:“你手洗过了么?”引得大家哄堂大笑。丰田社长来时带来了惊喜,走后确实也给大家留下了欢笑。

走上岗位后“逐渐遗忘的事”

晨会马上要开始了。我们与神崎裕也班长一起急忙紧跟大部队。丰田社长在秋季谈判上介绍过的水野兰丸,这位今年春天刚从企业内部培训学校“丰田工业学园”毕业的年轻人在那里等着我们。因为我们要来,所以与丰田社长走访时一样,由他为我们汇报改善事例。每天的晨会都有一人发表改善事例。水野负责的工序中有大小两种尺寸的零件箱,零件用完后送还空箱时利用箱子的自重使其在轨道上滑行。然而,尺寸较小的箱子有时候会卡在两根轨道间,员工在处理该问题时有撞到头部的风险,所以他增加了轨道数量,使小箱子也能顺利滑动。丰田社长听完后故意为难他问道:“轨道数量增加后,成本会增加,不是件好事儿吧。”水野却答道:“安全第一。我觉得安全应该优先于成本。”丰田社长情不自禁地赞了声“你做得很棒”,最令他高兴的是这位年轻人能够坦诚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水野正在回答丰田社长“故意为难他的问题”

我们询问了水野当时的心情。他回忆说,当时自己只是说了在丰田工业学园等地方学到的东西,“现在变得更加自信了。得到社长肯定后,觉得过去学到的东西都是正确的,非常高兴。”如果我们自己站在水野的位置上,能否做出和他一样的答复呢?被社长指出成本问题后,说出口的第一句话可能是道歉吧。丰田社长说过“在丰田公司里,走上岗位后,可能会把某些事情遗忘”。像水野那样坦率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大概也是会被遗忘的事之一吧。事实上水野不是第一次与丰田社长见面。他在学园毕业典礼后还请丰田社长盖过MORIZO章。据说那天丰田社长和水野也聊了盖章的事儿。对于丰田社长而言,请自己盖过章的学园毕业生能在一线努力奋斗而没有失去本心,肯定觉得很高兴吧。

衣浦的挑战

员工在晨会上攻克难关

我们随后步行来到第四工厂。衣浦工厂在这里开始了一项过去从未尝试过的全新挑战,生产混合动力车(HEV)用传动桥。我们首先来到了正进行生产准备的大容量HV用传动桥的一线。据称这里的产品将用在塞纳(Sienna)、汉兰达(HIGHLANDER)等2.5排量的汽车上。在那里一群电动机生产准备生产线的员工聚集在被称为“问题板”的白板前,正在开晨会。白板上写着截至前一天发生的问题和难题等,每确认一项全体参加人员都会集思广益,讨论解决方案。已经解决的问题会当场擦掉。

我们接着来到了今年刚投产的中容量HEV用传动桥生产线。HEV用传动桥内电动机的生产难度很高,起初衣浦全厂上下没有人有过相关方面的经验,是个未知领域。厂内各部门加工及组装负责人等集结于此,经过艰苦奋战,想方设法使新生产线得以投产。但投产后不久,因为是第一次尝试生产的零件,出现了很多问题,大家连续奋战了很久。在5月长假前的大约2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向在生产电动机方面经验丰富的总公司工厂请求援助,最终成功将运转率从最初的不到50%提高到了95%。经过这次他们与总公司工厂的负责人关系变得更加紧密,现在也经常通过电话或邮件等进行交流。我们参观设备时,看到了他们切割、打磨铜线圈,轻松加工、弯曲的工作场景。

力争成为“被选中的工厂”

衣浦今后将成为新一代HEV单元的试点(phase in)工厂。这个词听起来有些陌生,它意味着衣浦将建立全新单元零件的生产线,并肩负起向包括国外在内的其他工厂普及推广的重任。衣浦已经开始接收来自波兰工厂的实习生,正在为国外生产进行准备。若要在国外推广,首先要解决存在的问题。问题解决后就意味着工作将从衣浦移交到国外,可以说将会失去自己辛苦争取到的工作。但这同时也有助于提高工厂的竞争力。

丰田社长在秋季劳资协议会中这样说过。

丰田:
“我在身边看到了很多在日本国内生产止步不前的情况下,为争取新的工作而团结一致努力奋斗的身影。也有些人解决问题不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而是为了将工作移交给日本以外地区。他们能意识到虽然是丰田的内部工厂,但工作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这虽然是件小事儿,但却让我感到很高兴。”

衣浦的一线员工认为现在的工作无法长远发展,必须争取新的工作,在这种危机意识下全厂团结一致积极尝试新的挑战。新美厂长是这样说的:“非常感谢将新的生产线放在我厂。但同时,我们对此不是抱有一种模糊的危机感,而是大家共同思考现在能做哪些改善,能为将来做些什么安排,以避免生产线成为后来人的负担。我们将继续努力奋斗,争取明年乃至后年能展现出比现在更好的状态。”

丰田社长走访完生产一线后又去了办公楼,与在场的多名二三十岁的年轻员工亲切交谈,随后还顺道去了沙滩排球部的练习场地。

丰田社长上次走访衣浦工厂是在2017年3月。那时衣浦很多生产线都是三班倒连轴转,经常需要休息日上班,情况异常糟糕。现在工作量骤减,有些生产线甚至出现一班的情况。两班缩减为一班,没了夜班补助,收入也就少了。正因为对自己的生活产生了直接影响,一线人员才切身感受到了危机。2017年过于繁忙,情况异常糟糕,而现在是想生产汽车也造不了,从这个方面来看情况也是异常糟糕。若想打破这种局面,就必须提高竞争力,成为“被选中的工厂”。为此什么工作都要干。丰田社长在衣浦看到的就是这种为生存下去而不断做出改变的一线员工吧。离开衣浦时丰田社长这样说道:“与之前走访时判若两厂。”